【知青故事】我用不服输的劲头仿出一台插秧机

一壁残阳2019-02-09 15:13:40

    

插秧机的故事

  

李 福 煦

  

  东风队的生产以水稻为主,一年两造,每到插秧时节.我们知青总是不甘落后,努力拼搏,一天大概就插上那么三四分地。收工回来,腰都累得快直不起来了,心想,如果能实现机械化,插秧不用弯腰,那该多好。

  终于有一天,那是1970年冬天回广州探亲休假,赶上参观广州出口商品文易会,展位上一台小巧灵活的广西65-2型水稻手扶插秧机牢牢地吸引了我的眼球。我突发奇想,看样子并不复杂,何不自己动手,仿制一台?算是实现曾经有过的愿望。

  那时没有照相机,只有对着产品展示说明字斟句酌,围着展品上下左右,观察摆弄,弄清它的机械原理、结构要点、关键部位和大致尺寸。我的杰作,是采用最简单易行的方法,用铁线绕制了一个巴掌大的插秧机活动模型,倒也能够体现取秧和插秧两个关键动作。

  

 图为作者(前排右一)在农场时的照片

    

  探亲返场后,我急不及待向李育天队长介绍,摆弄手中的模型,讲述如何通过人工操作完成机械插秧的全过程,听得队长连连点头。我便趁机建议,农场应该想办法去购买试用,并自告奋勇到场部修配厂去仿制一台插秧机。没想到李队长当即拍板,表示支持。几天后就与刘玉珊副场长、场部生产科陈科长及场部修配厂厂长逐一敲定,作出安排,并亲自带我到场部招待所住了下来,又找了厂长落实场地,让我争取用一个月时间去完成这一计划。

  

  

  我从来没有进过工厂,也没有当过学徒,想当年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可也得硬着头皮上阵了,好在得到在修配厂当锻工的周君华农友鼎力帮忙和工人老师傅的大力支持。

  我边学边干,从钳工开始,每天不离工作台,领料开料,锉锤钻焊,攻丝攻牙,修整装配,仅凭着几张自己描画标有简易尺寸的图纸,就没头没脑地干了起来。

  最头疼是没有弯管设备,只能用锻造的方法来制作两根之字形的摇臂导轨,这可是整机的关键部位。不要说抡动12磅的大锤,就是拉风箱如此简单的活儿都从来没有干过。我扶一下眼镜,集中精神,师傅小锤一敲定位,我就大锤紧跟砸下。虽是小心冀冀,但有一次还是一锤打偏,砸中老师傅左手紧握夹着火红槽铁的大钳子,幸好是打在砧板上没出事,但却震得老师傅大叫虎口疼痛。之后,他耐心地教我两只手如何一松一紧抓握锤柄,如何发力,如何控制落点,却没有半点责备之意,这令我内疚了好几天。

  

  

  说起来很可笑,没有标准图纸,弯位弧度没有尺寸度数,只能根据机架大小、运动原理和参观印象用软铁弯了个大样,跟老师傅比比划划,边打边改。再装进机架看能否走出取秧和插秧两个不同的轨迹。当时真有点傻劲,可也让老师傅跟肴一起傻干,不厌其烦,就这样硬是把摇臂导轨锻造成型。最后,木工师傅给造了一块很漂亮光滑的底板,机架往上一放拴紧,整个插秧机就大功告成了,经过测试,达到田间插秧的要求。

  李队长专门安排了一部牛车把插秧机和我连人带机一起拉回生产队。屈指一算,前前后后在修配厂度过了整整40天。

  

  

  很快就到了早造插秧季节,恰好这时候场部购买的十几台广西65-2型插秧机已运抵农场,李队长自然争取到东风队为首批试用单位,分到3台。我们组织了七八个人,经过简单的介绍沟通,就两人一组,由队里统一安排拔秧、送秧,马上投入大田工作。由于对这种人力插秧机算是有了较深的研究分析,基本掌握了操作中的关键环节,能熟练调节、维护与及时排除故障,所以应用推广顺利。当然,要拖着几十斤重的机具,在水田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匀速直线往后倒退,再配合手工操作摇臂上的6个秧夹上下运动取秧和插秧,是要多下功夫、多花点气力的。队长也为这些插秧机手大开绿灯,让我们直接去采挖“面包木薯”(即烤熟以后像白面包一样的一个木薯品种,从而得名),就地生火烩熟填肚体力,又香又可口,大家干劲十足。

  人力插秧机投入使用后,效果显著。首先是降低了劳动强度,花点力气,但不用弯腰,使年轻人取长补短,觉得舒服多了;再是机插秧苗的株、行距整齐,通风透光,有利于秧苗生长,比起以前不成行列、歪歪扭扭,着实令人刮目相看;更重要的是大大提高了效率,3台插秧机两人一组(不包拔秧、送秧),一天可完成10亩左右,人均速度提高了3倍多。几台插秧机在一起你追我赶,转眼间就拖出一片片成行成列的秧田,叫人耳目一新。

  

  

  后来,生产片就以东风队为示范点,组织其他生产队带人带机到我们队集中培训,我们就义不容辞当起技术辅导员,从有利于机插的拔秧要求,到调节秧夹开口与有效夹秧长度以控制取秧数量,调节导轨挡板高度以控制插秧深度,以及手动操作频率与后退移动速度配合以控制行距,保证行、列整齐,等等。我和李湛文把扳手往皮带上一押,边检查操作边进行调节指导,现场解决疑难问题。看着大伙都能很快进入角色,熟练操作,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高兴、安慰与感叹。

   

  

  仿制的插秧机基本符合原厂产品的操作性能,也使用了一段时间,但由于就地取材缺乏轻质材料,所有紧固件都采用一式的六角螺栓,整机显得比较笨重,增加了操作负担,秧夹因材质所限和淬火处理不到位至弹性不足,影响了取秧的质量,还有因零配件磨损较快,易出故障,影响使用效率,为集中力量搞好新机推广应用,在新机投入后就马放南山,停止使用了。仿制机后来存放在场部仓库,听说还在农场的一个科技展览会上作了展示,这就是故事的终结。·

  这件事勾起我对李队长的深深怀念。他是海南人,在说出非常动听的海南话的同时又能说上一口流利标准的广州话,令广州知青倍感亲切。乍一看他象个大老粗,腰粗膀壮,声大脚大,其实经验丰富、心细入微,星期天还忘不了带我们去抓鱼摸虾,改善生活。他对知识青年的关爱信任、潜心帮教,几十年来一直令我难以忘怀,没想到他英年早逝,令人不胜惋惜。

   

   作者简介

  

  李福煦,广州老知青,在广州市二中毕业后,上世纪60年代末上山下乡到原广东农垦海南垦区红光农场务农。上世纪70年代中回城后,一直在省轻工系统工作,并担任领导职务,直至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