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焊机易损件引发的思考——80元一套到底贵不贵?

焊接之家2018-07-06 08:00:09

编者按:此文是作者在跑业务时的亲身经历,有感而发,有感而写。篇幅虽长,却是焊接圈各个角色内心的真实写照,各个角色诉求的真实声音,句句肺腑,字字确凿,敬请耐心看完。

第一章:店内,店外

2016年正月里的一天上午,鸡鸣声早已不在耳旁回响,但外面的世界却还是一片迷茫,远处的太阳也只能依赖想象,出去的路会在何方?跟着前面依稀的车灯,行进在几十未有改观的崎岖道路上,凭着几十年积累的经验,走走停停,开了几个小时的车终于停在了某市一经销商的门前。节后的爆竹余音还在耳边回荡,但市场内各销售门店的生意却已忙得不可开交,全无了节前的哀怨之声。

望着寒冬中亲们那模糊又麻利的身影,想必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本想上去搭个手,怎乃几年的荒疏,早已不习惯于此番劳作,怕万一有个闪失可怎对得住那本大利微的老板?原地转了几圈一包压缩饼干终于咽下了肚,但似乎未能补充到任何能量,裹紧了外衣仍然无法抵御外面的寒冷,一转身溜进了门店。

“你好,老板要点啥?”老板娘模样的一个人在拿货结账之余仍能及时送来了一个甜甜的问候。不禁让我又回想起了4年前的生活。“哦,随便看看,这边那个快速接头怎卖?”慌乱之余本能帮我做出了最关心的询问。“15块一套。”“哦,质量怎样啊?可有好的?”我随口又忙着补了二句。“接头嘛市场都那样,以前进过好的三四十块钱一套的,产品做工嘛确实好点,但客户用下来都一样样的,结果还被客户误解成老娘的“刀法”好呢。”老板娘麻利又不乏风趣地做出了回复。“为什么好的用下来结果会一样呢?”我装着不懂又问了句。老板娘抬了下头,眨了眨眼,刚要作答,电话响了。

第二章:老师傅

看着那动人的双眼,我不好意思地侧转身子,两眼不由一亮,从货架的空隙里望过去,里边几台拆开机壳的电焊机旁,蹲着个中年修理师傅,我紧走几步绕过货架,顺手掏出了支烟,讨好地递了上去。“哦,谢谢!我不抽的,有事么?”我指着换下来的一堆电蚀烧坏的快速接头说。“现在坏这个多么?”修理师傅头也不抬地反问道:“哪能不多呢?哪个电焊机不是先坏那玩意的?”“那平均一台一年得换上几次插头插座?”我继续试探着问。“那就不好说了。”修理师傅停顿了下,“一般嘛一年坏上个二三次也是没啥稀罕的,具体要看用的时间和工人如何用,最短的碰上过一位今个买的机器,明个插头就给你烧烂了。”“那客户不生气?”我继续引导着。“哪能不生气呀,还差点打起来呢,有啥法,这个是易损件,厂家都不包,我们现在赚个毛线还帮他包?”“那是什么原因这么特容易坏呢?”我故作好奇地问。“唉,依我说,归根结底只有二个问题,一个是质量问题。”他随手捡了几个出来,“你看差不多都直接拿铁去镀铜了。”又拿了几个新的,“你看外表整一个王二麻子,导电性能好?这样的东西尺寸精度还能保证?才几块钱的东西能好到哪里去,简直是浪费资源。”

看着他有点生气。我赶紧说道:“那还有一个问题呢?”他放下活直起了身,拿起杯子喝了口,才慢悠悠说道:“工人没把插头旋紧,要是旋紧了也没那么容易坏的。”说罢刚要蹲下又立了起来,“哎小伙子你是干嘛的?问这些做嘛?”修理师傅回过了神,警惕地看着我,看着他那不解的眼神,我笑了笑说:“老哥啊,不瞒你说,我以前也是修理焊机的,现在呢也开始做那个焊机快插头快插座了。”他疑惑地看着我,“你这还什么都不懂也敢做快插?都想钱想疯了吧,他边摇头边狠狠说道:“小伙子,你年纪轻轻怎不学好,大凡做事要讲点良心,讲点做人的底线,你看看这都做的什么东西,浪费人力物力不说还浪费国家资源,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连我们修理的都跟着你们倒霉,挣点被人骂着的钱,好过么?%&*#。。。。。。”(此处略去难听的一罗筐)

“不不不,老哥,你消消气,我给你看样东西。”边说我边从包里拿出了一盒焊接电缆弹性耦合装置交到了他的手里。“你以为搞了个花花绿绿的包装客户就能解决问题了?”修理师傅边说边一把撕了开来,旋开了一对接头,刚要张嘴却又生生地咽了回去,没了声音,少顷,他搬了张小板凳示意我坐下,“你这里边好像有机关呢,说道说道我听听。”“是的,是有机关。”我笑了笑说道,“要不先给你讲讲这里边的故事吧。”“要的要的。”他随手挪了个焊机坐了上去,听起了我的故事。

第三章:背后的故事

在四五年前我跟你一样也是搞修理的,有次送货回来正好碰上我师兄跟人吵架,为的就是那快速接头的事。因为当时我们的客户都是移动施工和国有大企业,所以我们的快速接头还专找好的来卖,一套拿价就要三四十块呢。“是的是的,当时的铜还没现在的那么差劲,做工也要好。”他附和道。然后客户用了不到半年由于虚接产生电蚀没法再用了。我记得当时是快晌午了,他们来了一辆车,五六个人,下来了二个,一个管事的我认识,外乡人,在附近一铁路桥工地施工能有大半年了,来过几次,另一个在搬焊机,一共有七八台吧。管事的就说了:“你看你们这叫啥质量,老是修老是坏,不能整好点的,害得老子大热天的老是修,误了工期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我师兄也没答理这茬,拿着万用表量了圈说:“焊机都没坏就是那接头烂了。”“这接头怎老是坏?肯定是质量有问题?”对方虎着脸说。“这个接头质量肯定是没话说的,主要是怪你们工人没旋紧。”“啥,你说啥?”刚才那搬焊机的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对着那车子里余下的几个人说:“那小子说我们没把接头旋紧才烧坏的。”

呼啦一下,几个人一起下来就要动手,老板出去讨钱去了又不在家,哎,当时还多亏了隔壁老王的婆姨及时报警,派出所离的也近,我师兄腿脚也真够利索,一眨眼没影了,要不然可就惨了。“那后来怎处理的”,修理师傅急切地问。对方说因修理产生的误工、来回交通费、人工费、甚至虚接时电流不稳影响焊接质量、焊缝成型差造成返工等等七嘴八舌乱七八糟说了一堆,好几千呢,要不是老板跟派出所关系铁,派出所出面协调,最后给白换了一批接头,要不还真不知如何收场呢。

第四章:极致的分析

修理师傅愤愤地说,“那接头就是工人没旋紧么”。“是呀,快接生产厂家也是这么说的,但工人信誓旦旦地说就是旋紧了的。”事后我了解到,这还真错怪工人了,他们都经过正规培训,知道没旋紧的后果,还了解到如果是因为没旋紧造成的损坏是要他们个人赔偿的,所以那天一听我师兄说是他们没旋紧才那么生气要动手的,但就算这样,接头还是照样要坏。“啊!那这么说我也一直错怪了焊工师傅?唉真不该呀,那质量没问题,工人也没问题,难不成还是我的问题?”修理师傅自嘲地说道。“也不是你老哥的问题”,我笑了笑随手把他脚边的万用表放在了桌上继续说,“后来我们用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作了细致深入的研究后发现问题是出在产品结构上。”“产品结构上?”“是的,你想,有些装在振动部件上的螺丝为什么要用弹簧垫片?”“那是防止螺丝松动嘛。”修理师傅答道。“对对对。”我又接着说:“你想呀,焊机工作时风扇会产生振动吧?移动施工现场车辆进出产生振动吧?敲敲打打产生振动吧,拖扯线缆产生振动吧?插入手柄后的旋转也会给线缆留下了反向的旋转力,这些经叠加的隐形的力量极易让处在螺旋槽坡面上的卡头产生滑动位移,一旦产生位移,哪怕是微小的0.1mm的位移距离都会造成虚接,当大电流通过时就会产生电蚀,而一旦有了蚀痕,导电能力就受到影响,就算你再次旋紧,在大电流下的发热还会成倍增加,雪上加霜般的恶性循环,如何能让客户用长久?”

修理师傅起身倒了杯水端到了我面前。“咦,不对呀,那为什么工厂的相对要好点没坏的那么多呢?”“啊谢谢!”我接下喝了口水,又说道:“是的,你说的没错,当时我们也一时没整明白,后来才发现这里有许多不同点,第一:移动施工由于机器经常移动,所以使用的机器相对较小较轻,大了、重了移动不方便嘛,而工厂用的机器体积普遍要大些,重量也要重些,相对来说抵抗振动的能力要好点;第二:工地上机器是随便放的,如铁板上、泥土上、脚手架上、哪有需要放哪里,哪里能放就放那哪里,而工厂的地面都是混凝土结构,抗振动能力相对要好点;第三:移动施工出于被盗的担心,还有使用非标线缆的习惯,这会加剧接头的热胀冷缩,而工厂的线缆相对要粗些,热胀冷缩的影响要小很多;第四:工地上焊接够不着时都能把焊机拖起来,而工厂机位线缆比较固定,线缆的拖扯力基本影响不到焊机;第五:工地由于经常移动,线缆插头经常被拖得满是泥土灰尘,而工厂插头插座上较干净导电性能就要好很多,这就是工厂一般能用二年的接头,在移动施工上很难用过半年的原因。”

“你分析的好像是有些道理,可在你的产品上也没看出有啥太大变化呀,能解决这些问题?”“能”我作了个肯定的回答,“我们现在是等于在传统的产品上给他装了个弹簧垫片,你看这是关键点。”我指了指公接头上的卡头又说,“传统的是一体式固定结构,而我们的是分体式活动结构。”修理师傅用手指扒了扒,我笑着说:“这手指肯定是扒不动的,这里面还拉着个强弹簧呢,你旋上去试试。”修理师傅反反复复旋了几下,满意地笑了,“还别说这感觉是不一样了,传统的一动就松,你的转来转去都没松,是不一样。”“你看那接线孔,传统的是光滑的,我们的里面有防松槽,压好线缆就不容易扯开了,你再看那手柄,传统的橡胶手柄容易老化开裂。”“对,旋转时还要打滑呢。”修理师傅补充道。“而我们的硬质手柄就不同了,用个十年都没问题。”“那强度怎样?”修理师傅关心地问。

“站二个人是没问题的,但要说拿二个人重量的东西哐唧砸上去那就不能保证了。”“那是那是那什么不就成了搞破坏的啦,那个母插座端面上的槽有什么用?”“那个是排污槽,你想公插头上如果有灰尘,插上一旋不就把灰尘挤到那排污槽里啦,接触面干净了就不易虚接发热了,你再看我们的拆装,钢丝挡圈一拨,梢子一倒,铜件就拿出来了,再也不用像以前橡胶手柄那样花力气挤呀挤的了是吧?”“啊呀看来你们在这上面确实是下了真功夫来做啦,不错不错,哎小兄弟啊,现在你也知道国内别的本事没几个,但仿冒的可不少,你不怕?”“哪能不怕呢,我们2012年就申请了专利保护。”“那现在都2016年了我怎么现在才看到?”修理师傅疑惑地问。“唉,不瞒你说,别瞧那小东西不起眼,开发起来费老事了,而且我们公司对开发产品的要求也特别高,做的产品必须要符合四化标准。”“四化标准?”修理师傅疑惑地重复了一句“是的,这产品四化标准是我们公司提出来的,那就是:产品用户化、产品健康化、产品生命化、产品艺术化,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先后克服了结构、材料、加工等诸多困难,经过近百次的试验,其中有五次被认为不可能成功而放弃了呢,前后努力了将近四年,现在才算完成,可以销售了。”

第五章:价值分析

“啊呀!看来我是小看了那东西了,你看还把你的包装给弄坏了,”修理师傅边内疚说着边捡起了包装盒,一边擦着尘土试图拼装一边说:“只有这样的好东西才配有这么好的包装呢。”“没事没事。”我边说边接过了破损的包装与产品。“那你这现在卖什么价呢?”修理师傅边说边从桌上拿起了一盒烟,递了支过来,“谢谢!我也不抽。”“哈哈,看来我们只做害人的事。”“哈哈哈。”我们一起会心地笑了。“价格现在公司定价为80元一公一母。”“80元?我来算算,”修理师傅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拿起了计算器,“按一年换二次每次更换材料加手工费30元一套,一台要二套就是60元,一年二次就是120元,送修人力成本平均算它花费3个小时,算30元每小时得90元,一年二次得180元,车费或油钱算个30元一次,一年二次就是60元,那个接触不良会造成电流不稳,对焊缝美观工效的影响,对机器的损坏,安全生产的影响是不确定,但确实又存在的,就暂先不算了,光直接的费用应该在360元对吧?”“是是是。”我附和着。“那你那产品能用几年,不担心虚接了应该能用好几年没事吧。”“是的。”我说“对于一年换二次的客户在正常使用情况下至少三年。”“那么对于一年换一次的客户是否能用六年?”“也可以这么理解。”“那正常使用怎么理解?”修理师傅问道。“是这样的,插头插入插座要顺时针轻轻旋一下,如果连基本的轻轻旋转一下都没有我就没法了。”“这肯定的,旋都不旋肯定是客户他自己的事。”修理师傅附和道。“插头与插座要配套使用,因为现在市场上尺寸太乱,为确保客户利益最大化,所以不可与其他产品混用。”“是是,这也是为用户着想嘛。还有呢?”“不能用太差劲的电缆,太差的电缆使用时会产生非正常高温,很不安全容易出事故,所以警告警告他们也是为他们着想。”


“这也对头,还有呢?”“没啦。”“没啦?”“真没啦。”“那这么说正常情况下一年本来要花360元,三年就是1080元,而你现在只要160元就行了?”“那也没有那么多,如按你这样算的话要减掉第一次的送修人工费和油钱才对,也就是要减去90元与30元,应该是1080减去120后的960元与160元进行费用对比。”“对对对,你也蛮实在的。”“做人嘛就得实实在在人家才信么,且我卖的不是产品,是人。”“那你是人贩子罗?修理师傅玩笑道。”“自己卖自己不犯法。”哈哈哈,我们一齐笑了。“对客户来说是好东西但不知老板会怎么想,愿不愿意销售,你得找那位,对那位,穿着大衣正要进来的那位,他是我们的老板,他也不抽烟,你就省得再掏一次了。”“啊好啊好,谢谢了!”“哪里哪里我才要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呢。”“相互学习,相互学习。”我一边跟修理师傅打着招呼一边转过货架尾随着老板上了阁楼。

第六章:老板、老板娘

“啊呀老板,新年发大财、新年发大财呀,”我一边讨好地说着一边从兜里摸了张名片递了过去,“江苏精久工具有限公司。”老板轻声地念道,“名头倒不小,推销什么产品?”“喔,我们是做焊接电缆弹性耦合装置的。”“弹性耦合装置?”“是。”我从包里又拿出了一盒,怕老板也把它撕坏,连忙自个儿拆了开来,把产品递给了他,老板接过去放在手里掂了掂,“嗯,这份量还行。”

眯起眼睛又瞧了瞧,“嗯做工也可以,什么价?”“终端销售价80。”“80?”老板抬起眼睛看了我一下,“是,80。”“你这国产的东西也敢要80?发疯了吧?你知道我现在的接头多少一盒么?是一盒、里边装着10个呢?”老板加重语气强调那一盒是10个的。“知道,但我这产品结构不一样,质量也不一样呀。”“啊呀,进来推销的那个会说自己的东西不好?”“我们是专利产品。”“专利产品几个真正有价值的?还不都是换件马甲继续骗人?”“我。”我真无言以对了,立在那边像在谢罪,手足无措地转动着盒子。


哐当,一个公插头一个母插座掉在了桌上,老板的眼光吸引了过来,定格在公插头上,他放下了手里的,捡起了那个公插头,突然意识到刚才手上拿着整套的应该是和它一样的,便复又放下,拿起了前面那套,另一只手也松开鼠标,参与了进来,在双手的配合下公插头与母插座之间被旋了开来,他眯着小眼转来转去反反复复瞧了良久,立起了身,做了个让的手势,示意我坐那对面的沙发,目光愣是没离开那对快接,脚已移转了过来,一并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少顷他目视前方窗户,两手反复做了几次拆装又低下头观察了几下,再抬头又拆装了几下,自言自语道“这里应该藏有机关。”他放下了母插座,就要拉公插头上的钢丝挡圈,我边伸出手边说“这个挡圈不需要拆下来的,往边上一拨就行了。”我做了个示范动作后又给了他,他拿起了公插头试图从接线端往里弄清里面的结构,怎耐有紧定螺丝挡着,我明白了他的想法,从包装盒里掏出了配套的内六角板手递了过去,他麻利地拆了开来,但看到的只是一个端面,对于他的迷团依然无法解开,我看出了他的心思,指着卡头说:“那个是活动部件后面拉着个高分子弹簧,这样卡头与电接触端面间的距离就是可活动的了,增加了有效导电接触下的行程空间,即使在外力作用下产生了滑动位移,也能确保导电端面接触良好,避免了虚接的产生,从而延长快接的使用寿命。”

“嗯,这个想法不错,但结构太复杂,成本太高,能不能做简单点?”“这个有难度,凭我们研究了将近四年的经验来说,要想达到我们所设定的功能目标,目前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四年?就这个?”他晃了晃手里的产品不解地问。“是的将近四年,你看包装上,我们是2012年申请的专利。”“啊呀四年磨一剑,现在的社会可难得有这样执着的企业了。”“是的,我们一直在追求完美。”“能否便宜点,这个价太高了。”“便宜点倒不是不可以,只是如果我们生产企业没有较好的利润空间哪来更多的研发经费去开发更好的产品服务于大众客户?没有较好的利润空间哪能将产品做到极致?就如你没有合理的空间会努力推广好产品?而且我们现在这个价格真贵么?你去算下账就知道了,最贵的使用成本反而是市面上最便宜的货。”

“阿美拿壶水来。”老板晃了晃暖壶叫道,“理是这个理。”老板说道,噔噔噔,扶梯上响起脚步声,老板娘提着暖壶上了楼,麻利地倒水泡茶还不忘瞄下桌上的产品。“你这使用寿命如何?”“质保三年。”说完我把包装递了过去。“这接头不坏了我们还做啥生意?”老板娘插嘴道。我接过了水杯道了“谢谢”才回道:“这个产品只有被人家代理了你才要担心没得生意做呢。”老板娘愣了下。


“有人么?”楼下又传来顾客的嚷嚷声,“来啦。”老板娘应了声又忙不迭地下楼去了。“小伙子啊,老板语重心长地说,这东西呢我相信是个好东西,但这个价格客户肯定接受不了的,他们已习惯于便宜货了,没人会跟你算账,一听价格就吓跑了,不过,话得说回来办法总比困难多,今天你算碰对人了,我教你一招,去国外注册个空壳公司,贴国外的牌,先出口再进口,那时候客户就不会嫌你贵了,这个价呢也就值了。”“啊这。。。。。。。”“当然如果你不想让产品出国转一圈,那就得至少降个一半价格下来,东西嘛其实也没必要做得那么好,比传统的稍微好点就行,真要不坏了那还有嘛生意做?正好,我今天也比较忙,待会还要陪几个工厂的客户去吃饭,你们回头商量好了再找我。”言罢立起了身,我无语地站了会,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收拾了下东西,强作笑脸感谢他的高见。

第七章:外面下着雪,内心下着雨

下雪了,属于鹅毛级的,车拐了两下,路边冒出个小酒馆,心烦意乱的我下了车,看着白雪慢慢掩盖掉一切她想掩盖的物体,世界呈现出一片安宁与祥和,原本并不整洁的街道,也伪装得那么的具有诗意,可惜,雪只能暂时地覆盖掉地面的肮脏,待天暖之时,雪终归是要化的,雪化后的道路将更加泥泞,唯有我们齐心协力夯实发展之道才能终极解决问题,而不是期望雪不要化去,春天终究要来,谁也无法挡住,抱团掩盖,盖不了腐朽之洞;壮士断腕,才是生的希望,习惯于搬运工生活的经销商,有几个知晓经销商的责职?只追求眼前一已之利哪里还有长远发展目光?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下,就算互联网想加他们,看来也不一定能加上,更别说积极地去+互联网了,这不只是经销商的悲衰,更是社会发展的绊脚石。客户经常抱怨着没有好产品,工厂千方百计搞出了好产品,却难走推广之路。


回想当年在选择进入贸易行业之初,我一直在问自己,无奸不商虽是个传说,但我一个无奸之人能否也能在贸易中立足,是朋友的一句话让我下定决心,踏入了商业贸易之路,那就是诚信达天下,但当第一笔生意成交赚了五块钱的高兴之余,我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何为诚信?多少利润叫诚信?我试图了解商业的前世今身来解答,只是悟出了前辈们的商业之道,打通交通运输环节,实现货物的流通,让南方生产的东西走进北方,让北方生产的东西走进南方,可现实让我迷茫,每天人来人往的推销,商品如此泛滥,交通如此便捷,还需要我做什么?做个搬运工?我只是做了个搬运工,搬运工的利润该是多少?多少才是合理的?1%?2%或是。。。。。。多少利润才是诚信?在不断的搬运中我苦苦思索,试图寻找一个当下商业贸易获利的正当理由。当在展会上面对如此众多的商品时我再次迷茫了,选择销售哪个?便宜的?贵的?国产的?进口的?商业贸易的价值观究竟在那?当产品知识逐渐丰富之时,当客户需求逐渐了解之际,当我站在用户角度选购产品时,我明白了我那么多年苦苦找寻的当下商业贸易的价值观就是:为消费者当好参谋,帮助他们找到更适合他们发展的高性价比、高附加值的产品,当市场的产品满足不了客户的需求时我们应积极协助厂家开发更好更有价值的产品。当销售传统产品时我们更应关注产品质量与性价比,当创新产品出现时,我们应积极地全方位评估产品各项性能能否给客户带来更大的价值,全方位投入产品演示与试用中去,真实传播产品应用情况以及给他们所带来的价值与风险,并根据产生价值多少投入多少来决定我们该获取的利润。


当找到商业贸易的核心价值观后我欣喜若狂,我以为我可以是个堂堂正正的商人了,我可以跟客户、跟供应商平起平坐了,我以为客户会尊重我,生产厂家会重视我,我的销售额在未来必将大幅度提升,但事实却并没有如此,当我花费了大量精力物力去比对发现找寻行业领先产品后,当我通过各种资料渠道了解明白各厂家产品之优劣后,当我成功通过宣传试用让客户明白哪个产品更适合他们的发展时,却因这个产品的价格,竞争不过什么事都没做的网商及同行时。我的所有付出打了水漂,我痛恨客户无视我的付出,痛恨网商与同行的低价恶性竞争,更痛恨厂家的不保护政策。

当我跟踪用户,发现并找出产品问题并提出改进方案跟厂家沟通时,坐在空调间的老爷们却是一句轻描淡写的概率问题、使用问题、没收到其它地方不良反馈,等等,当然也有高度评价却从不更改的。

第八章:决心

当两杯白酒下肚后,我发现我前面摆着二条道,一条改变自己继续从商,对不同客户该骗的骗、该蒙的蒙、该给回扣的给回扣、该假冒伪劣的假冒伪劣、该三赔的三赔、该宰人的决不手软、当然对有良心的客户还会一如既往地服务好,做人嘛总有原则的。另一条路则通过那么多年对产品的认知,对客户需求的了解,自己开发生产能给客户产生高附加值的产品,给产品注入全新的理解,重新定义产品的功能与使命,并通过产品找寻到志同道合的商家一起探索商业贸易核心价值观,重振商业体系回归到商业贸易的本质上来,这条路充满艰辛、充满挑战、但也充满希望,在这左右为难难下定夺之际,我畅想了在互联网影响下未来商业贸易的发展方向,(见本人发表过的文章《经销商,假如末日就这样来了……》)根据我个人的愚见,我明白我不具备平台服务商的必要条件,我只能走那条未知成败之路,如果我能成功就可实现弯道超车,提前到达目的地,掌握市场先机,引领市场潮流,如果失败,对大家来说也是个好事,可为后来者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的经验,当离开世界回首往事时至少我也曾经努力过,我的过程活得相当充实。一瓶见底之时,踉踉跄跄的我趁着一股迷糊劲在未与家人商量下终于下定决心回头挥了挥衣袖,向过去告别,向未知前行,眼泪无声的掉落。

对于一个没知识、没资本、没资源、没技术、不懂设计、不懂材料、不懂加工、不懂一切开发的我来说去搞开发意味着什么?但我也深刻地明白继续从商有违我的性格,不违性格的销售恐又难于生存下去,与其痛苦地折磨,不如走向未知,凭着自己的想象、凭着对用户的负责与尊重、凭着一根筋的执着,凭着对商业贸易的偏见与爱好,多少个不眠、多少次方案纠结、多少次讨教奔波、克服了目标产品的选择,方案构思、图纸设计、材料选用、加工、制模、测试再选材再开模再。。。。。。历时将近四年,在没有路的荒漠上,在朋友们的支持鼓励下,踩下了一串串无知却有意义的脚印,产品终于达到预期要求,面对手里捧着的产品,这、这哪里是产品?这分明是一棵希望的种子,是生产研发方向的希望,是商业贸易核心价值观的希望,是一个民族雄起的希望,更是一个中国制造的希望。一个被赋予了生命的产品里寄托着一个狂想综合症患者的所有希望。当我回归销售期望能给商业贸易带去些什么的时候,残酷的现实再次给我上了一课。


华灯初上我徘徊在小酒馆门前,店内热闹非凡,似乎在庆祝他们的胜利。而我孤身一人在风雪中流浪。当初一瓶酒就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现在需要几瓶酒才能让我得到回归?天下之大可有我的同类?天下之大可有我的同声?

结语:

雪还在下,完全覆盖了前行的路。马云用互联网挑起了迟早要消失的隐藏在商业贸易下已然过时的黑暗。在资信如此发达,海陆空运输如此便捷的情况下角落终将愈来愈少,而经销商与生产商应积极审时度势重新认识商业贸易并积极回归到商业贸易的核心价值观上来,而不再把精力放在缝补那肮脏破旧遍布漏洞的遮羞布上,重新找回底裤涅槃重生,与用户充分互动,构筑未来之路。我畅想着,兴奋着,似乎已经看到前面那已然修复的路,由供应商、经销商、用户如石子、水泥、黄沙般组成的中国未来发展之路,雪后的泥泞必将成为历史,我毅然决然地上了车,发动车子,加大油门,驶向了风雪中的未来。




投稿人:江苏精久工具有限公司 马春辉

焊接电缆弹性耦合装置 轻轻一旋无虚接

产品规格

35-50平方;

250-315A ;

适用于200A-400A的机器;

手柄温升测试结果是国家标准的一半;

后记:本文作者喜好坐井观天且文笔有限,未能全面真实反映五金机电商业形态,深感歉意,并欢迎大家对文中内容进行深入探讨,在文章底部留言交流。

(本文为粉丝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