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三日献礼 让萌娃亲手搭个小游戏场,最有意义的六一成长礼

百造学堂2018-09-15 13:22:25


“我超爱看《疯狂动物城》的,
那只又胖又萌的猎豹啊,
我要给他造一个大房子!
让他舒舒服服躺在家里,
边看电视,边吃甜甜圈。”


“我喜欢朱迪,
我要给她建一个充满阳光的家,
这样她就可以到处蹦蹦跳跳啦!
对了,还要有个院子种胡萝卜。”


作为一个严谨的“小小建筑师”
我必须把关好每一个螺丝,
和小伙伴们齐心协力!


这可不是小学的一堂手工课,
其实,这发生在我们为孩子们开设的建筑学堂上:


少年建筑学堂全体老师在这里
祝各位集美丽善良睿智于一身的妈妈们
节日快乐!




现在在国外,有很多大大小小而且漂亮的游戏设施,是一个开放自由的空间,而不是国内随处可见的器械性、千篇一律的游戏场;在这样的空间中,孩子们更容易释放天性和创造力。


在国内我们会发现这样的“游戏场”少之又少。

国外的游戏场案例

找不到?那就亲手造一个吧!


我们希望招募30个孩子在5月21日这个特殊的周六一起搭建创造游戏场,同时邀请所有的孩子们都来这里玩耍参观~



5月底的广州,不热,天气正好。在旧机器厂房(广州天河区东莞庄路165号南海机器厂附近)围出的大广场上:



我们对所有的木板构件都进行了安全磨圆角处理;
每个单元的重量符合对应年龄层孩子单人或双人合作搬运;

木板形式多样可以随意组合,适应不同的效果;


而连接方式只有简单的两种,让孩子们在发挥创作的时候不受这些琐碎的真实建造细节所限制!


这对他们而言是巨型积木,也远不止是巨型积木;

想要钻进去,于是有了“门洞”;
想要从里面看到外面的世界,于是有了“窗洞”;
想要藏起来和最亲密的好朋友悄悄话,于是有了躲猫猫的地方。


而且,我们每隔一个小时抛给他们不同的问题:

“我们需要所有人住在一起呢”
“如果小房子像小森林一样”
“不如大家各自贡献一些地方,串联成一个游戏场”
……

然后放由这些孩子思考、想象,用三十分钟再度改造更新、挪动位置;

再用最后十分钟邀请全广场的小朋友们串门玩耍。

各种不同形式组合的小游戏场

少年建筑学堂由一群来自清华、港大、华南理工、昆士兰和哈佛的职业建筑师和产品设计师发起。我们开发了最专业的基于建筑学与城市学的高品质工作坊,并坚信我们的工作坊能够真正训练孩子们的立体思维,让他们体会到知识与生活的关系,感受到学习与创造的快乐,不仅能够创造立体的艺术,还能学会立体的思考,立体的学习,立体的创造。

这样的过程可以触及课本和训练班以外的方面太多了。更重要的是,在这里他们演习了尊重、理解、耐心这些品质。

我们将有摄像录影团队全程跟拍制成纪录片,将会是您给萌娃最值得纪念的六一成长礼


少年建筑学堂的过往小木屋、小树、“疯狂动物城”、“我的世界”都将搬到场上来。您可以带着孩子们来第一次接触、体验“建筑结构类游戏”。

我要和小树一起慢慢长大!

小小建筑师之宝宝屋

萌萌哒奶牛的家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看!我们在小树屋上面作邻居了!

我们也将邀请更多一样致力于孵化孩子的创造力的创意教育团队们:他们带着有趣的体验游戏和课程环节,和孩子们有个约会!

168木工方的小小木匠

几回艺术的儿童手指蔬菜绘画






请于地图搜索:
广州天河区东莞庄总站(公交车站)旁南海机器厂房围起的大广场

建议孩子年龄7-10岁


电话报名及咨询
小张老师 18502073966 

微信报名
扫描以下二维码添加



了解我们!

创始人的自述:
一个喜欢打打敲敲的建筑师


我叫连晓刚,是一名建筑师,在清华读了七年建筑学,非常喜欢做设计。

我在导师李晓东老师的工作室工作了4年,期间做了大量的实践项目,展馆、别墅、博物馆、教学楼、庙堂,有的建成了,有的还在施工中。


在清华新建筑馆的室内施工场地的我

但,这是工作时的我,业余的时候我感兴趣的却是和孩子们一起敲敲打打。

我携清华师生给北京四中的学生们上建筑课,从设计、试验到1:1的建造,搭出一个可以快速拆装的穹顶结构原型。

孩子们设想,在安装了太阳能板和表面材料后,可以在城市角落、灾区、丛林等地方为人们提供庇护所。

与北京四中的少年们设计制作穹顶结构模型

我带着清华本科生搜集学校里的废弃自行车,然后改造设计成校园里的景观装置。


在清华创客空间toyhouse,我协助教授开发课程,与清华本科生、清华附中学生一起制作沙盘。

这些学生像建筑系学生一样画图设计、制作模型,去展示他们心中的未来世界。


在这些活动过程中,他们能够亲眼看到自己双手的创造。这些都是孩子们在常规的学校学习中接触不到的,对他们来说,我们习以为常的“设计”和“创作”,只是一种奢侈。

因为,应试教育下的孩子,缺少跨学科学习的意识,缺少面对未知的事物表达自己想法的勇气。

而建筑师所擅长的思维,就是面对复杂的信息,在空白的图纸上,创造出自己对生活,对环境,对未来的想象。

这种思维,不正是中国应试教育所最欠缺的吗?


我受到了巨大的启发,自己业余所做的工作坊,是不是可以让一些孩子在更小的时候就接触到?

我开始尝试归纳自己在建筑工作中的一些思维方法,来设计为儿童青少年的教育工作坊。

为此,我聚集了一群来自清华、港大、华南理工、哈佛、昆士兰等出身的建筑师和产品设计师,有很多在各大明星事务所里工作多年,却为了孩子们聚集在一起做着也许看起来“小”的设计。

我们抱着尝试的心态参加哈佛i-lab创业竞赛,结果竟然拿到第二名。于是,我们正式开始摸索,如何才能通过游戏,激发起孩子们面对空白无中生有的勇气。

我们设计了一套小木屋,配以专门的内六角扳手、外六角扳手、橡皮锤、螺丝刀、外六角螺栓、内六角螺栓、螺母木钉给孩子们使用。


不过,刚开始,我们还是发现了不少孩子不敢主动尝试,而是更倾向于后退一步观望和模仿别的小朋友们在做什么。


所以,我们在每个阶段不仅把相应的材料和零件给他们,也把问题抛给他们。


“唉,这样做的话才立得起来”

“咦,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渐渐地,他们也明白这并不是一个技能培训班,开始犯错和再调整。

我们带着孩子们设计自己的家,在这里他们有足够的自由,将自己对生活可以有的样子用模型展现给我们看。


每一个孩子在想象中都会有不一样的房子:我们看到了胡萝卜形状的门,心形的窗户,从楼上窗户直通地面的滑梯,挂在屋檐下的平台。


其实我们并不期待孩子做出“美美的艺术品”,而是在整个过程中,他们是否通过自己的方式:语言、动作、绘画、立体加工,表达自己的意图,解决遇到的问题。

而且,我们认为,对于他人和社会的关心,是现有教育所欠缺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工作坊,让孩子们学会从他人的角度想问题,从社会公共的视角看世界,培育情商和领导力。

所以,我们会让孩子们假想为动物做房子,去考虑和自己很不一样的生命需要什么样的生活环境。


我们也引导孩子们去搭建一些虚拟的城市结构,像这个长在树上的“天空之城”,我们让孩子们用这一些枝桠,组出不同形态、慢慢生长的小树,然后让各自的小房子作邻居。

我们还设计了可以随意组装重复使用的家具板,变成各式各样的基础框架,适应不同课程主题,任由孩子们在上面随意发挥。


探索创新教育的过程,路漫且长。

以往总是十几个孩子和我们默默地在某个写字楼里鼓捣鼓捣,孩子做出的异想天开的设计,却放在严肃规整的大写字楼,总觉得哪里不对味。


它们难道不应该长在空旷的室外空地,有阳光,有风,有空气吗?

这一次,我们想玩次大的:让更多的孩子一起参加,用足够自由发挥的构件作为语言,在更大的场地肆意想象。更重要的是大人们可以在这里,换个角度认识这一众孩子们……


5月21日这一场嘉年华,是我们的“创刊号”,我们会全程跟拍记录下来。

因为,我们在北京、成都和广州都找到了非常好的场地,暑假里,我们将在这些地方与更多的孩子一起继续打打敲敲的实践,我们要成立一个全新的学校——“少年建筑学堂”,将我们的想法进一步付诸现实。

这样有意义且有意思的时刻,希望会有您与您的孩子的身影。

我的团队

这里集齐各路不安分有故事的青年,他们有充沛的活力,扎实的学识,天马行空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他们总怀着善意做有趣的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