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亿实业:小螺丝大世界

晋亿五金物流官微2019-06-22 13:03:00

晋亿实业:小螺丝大世界

走进晋亿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亿实业”),就能看到几个大字——“小螺丝大世界”。

‘小螺丝大世界’这句话饶富哲理。晋亿实业创始人兼董事长蔡永龙回忆说,“这是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2002年9月2日在晋亿实业视察时留下的题词。这六个字,道出了‘大’与‘小’的辩证关系,是我们晋亿产品攻城略地,拓展市场的真实写照。”


“五金产品的种类繁多,为什么几十年了,你一直在做螺丝,从台湾地区做到马来西亚,从马来西亚做到越南,从越南做到大陆。你难道对螺丝总是那么专注,那么情有独钟?”出于好奇心,记者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因为熟悉!”蔡永龙回答,“做了这么多年,积累了经验。另外,这个产品算得上是金属制造业的‘长青之树’。它不像别的产品‘新陈代谢’很快。”说到螺栓和螺帽,蔡永龙充满了深情,“你看,不管是办公室的桌椅、橱柜,还是城市里到处崛起的高楼大厦,到今天我们中国制造叫响世界的航母、高铁都少不了这小小的螺丝!”

在晋亿实业的产品陈列室,笔者浏览了标着“晋亿”“CYI”商标用于铁路、公路、桥梁、机场、高楼等大型工程的紧固件产品;用于家电、家具、电力、汽车、摩托车、自行车、发动机和通用机械等的系列紧固件产品。蔡永龙介绍说:“我们生产的紧固件有数千种、成千上万个品种和规格,所以,有人称我们这里为‘螺丝超市’。”

今天的晋亿实业,在嘉兴市嘉善县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螺丝王国”,已是全球产量最大的螺丝制造商——2万种不同类型紧固件组成的弹性库存,年产各类紧固件可达70万吨,其庞大的仓储空间足以存放相当于41座埃菲尔铁塔的钢材。在全国6000余家同类企业中,晋亿实业以其硕大无朋的规模和利润,稳稳端坐在霸王之位。

晋亿实业的前世与今

与大多数台湾老一辈创业家一样,蔡永龙少时家境贫苦,没有太多条件上学。小学毕业后,蔡永龙就离开台湾彰化的竹塘老家,一个人前往冈山拖拉机厂开始了学徒生涯,后来又去台北一家车加工厂工作。在台北这家车加工厂上班期间,他每天晚上去佛堂听课接受仁义礼智信的学习,这段期间对他未来的思想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他常常跟人说从商就要讲商道。在这里呆了两年,后又经朋友介绍去了冈山的大顺螺帽厂,从此,蔡永龙正式踏入了紧固件这个行业。

素有“螺丝窟”之称的冈山,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聚集了大量生产型企业。但1979年蔡永龙服完兵役回到冈山时,曾经工作过的大顺螺帽厂已经倒闭了,他只好自己东拼西凑了10万元台币,成立了“晋禾公司”,开始生产螺帽。

公司草创时期,物质条件相当艰苦,没有钱盖厂房,蔡永龙和家人就将自家的客厅当车间,买不起成套设备,蔡永龙就带着弟弟蔡永泉、蔡永裕,四处买旧的机器设备和零部件。然后,凭借在机加工的工作经验,,蔡永龙根据图纸自己动手组装了两台螺帽成型机。

那一年,蔡永龙26岁。

1987年,蔡家兄弟为了突破市场瓶颈,决定前往泰国投资,甚至还学了一年的泰文。不过,因缘际会下,蔡家兄弟反而落脚马来西亚,后来的马来西亚厂也成了当地的上市公司,正好和2007年在上海A股上市的晋亿实业相互辉映。蔡家一连坐拥两家海外上市公司,算得上是光耀门楣。

与大多创业者一样,创业之路不会一帆风顺。蔡永龙创业之路也是如此,在小螺丝发展和成长的过程中,也曾经遇到过别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与艰难。比如,当初到大陆来投资兴业,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为经济形势所逼迫。

“当时,晋禾公司在台湾虽有一定销售额,但与岛上年营业收入数亿元的行业龙头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况且在台湾地区,螺丝行业的发展空间相当有限。我认为,只有走出台湾地区,才会找到新的发展机会。”蔡永龙回忆说,“我当时的愿望就是在大陆投资,建一家世界一流的紧固件企业,把‘小螺丝’真正做大,做强。”

1993年,蔡永龙将投资目标指向大陆。

办一家什么样的企业?选择在大陆什么地方发展?对于第一个问题,蔡永龙没有丝毫犹豫,再一次选择了螺丝,但选择地点却颇费周折。

决定作出后,蔡永龙到大陆考察了两年,前前后后跑了10多个地方:大连、沈阳、青岛、萧山以及广东、福建的城市……经过一系列的对比与观察,蔡永龙最终将目光锁定江浙沪交界处的浙江小城嘉兴市嘉善县。

为何投资嘉兴嘉善,蔡永龙为我们说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在嘉善实地考察时,他悄悄地坐了一辆三轮车,把一个小小的县城兜了一圈。乘坐三轮车返回宾馆时,不慎将钱包遗落车上。“在30年多前,交通不便,信息不畅,我认为这个钱包肯定是丢了。但仅仅过了一小时,车夫居然找到了我下榻的嘉善县城罗星阁宾馆,送还钱包,包里没有少一样东西。车夫还一再道歉,为了知道是谁的,私自打开了钱包。”蔡永龙回忆,“地佳人善,这就是嘉善!”

蔡永龙决定投资大陆,在嘉兴市嘉善县设厂。

1995年11月,总投资2996万美元的晋亿实业在嘉善经济开发区动工兴建。在经过3年的努力与摸索之后,1998年,晋亿最大、最完整的垂直整合厂在嘉善完成投产,成为全球第一条“螺丝一条龙”生产线,自此让晋亿坐上全球产能的第一宝座。目前,晋亿实业每年约可创造1亿颗螺丝。

“我们到大陆来投资,看中的就是大陆巨大的内需市场。”蔡永龙坦言,“我一直坚信,大陆迟早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螺丝市场。”

  机会终于来了,而机会也只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世纪末的一场金融风暴,印证了蔡永龙“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螺丝市场”的预言——国内“增加内需”的市场走向,给了晋亿实业“向内销转型”的契机。“当时外销市场不好做,我就开始转做内销,从80%外销做到80%内销。在10多年的转型变化中,我已经把内销市场打开,做出了品牌。”

“英雄不问出处”,且看蔡永龙扩张霸业的纪年:1980年,时年25岁即在台湾地区创办晋禾企业股份有限公司;1988年,在马来西亚创办晋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1995年,在浙江省创办晋亿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2001年在浙江省创办浙江晋正自动化工程公司;2002年,在浙江省创办浙江晋吉汽车配件有限公司;2003年在广州创办广州晋亿汽车配件有限公司;2005年,在山东省创办晋德有限公司。

2007年1月26日,晋亿实业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上市,为了这场长达5年的上市梦,蔡永龙还亲自设计了一个由数百个螺丝拼装而成的“螺丝”,取名“聚宝盘”,和上海证交所交换礼物。用蔡永龙的话说:螺丝让他从无到有,他感恩螺丝,螺丝就是他的聚宝盘。

蔡永龙回忆,当时历经半小时的来回答辩后,他在最后答辩时,仅说了一句话,“委员,我只有两个字,就是诚信。”蔡永龙一说完,身旁的券商还担心此关难过,但蔡永龙相当有自信,果真当晚他就收到顺利过关的消息。

蔡永龙自己都很难相信,这一行一干就是30年。眼下,蔡氏三兄弟分别位于大陆、台湾地区及马来西亚的三家工厂晋亿、晋禾、晋纬犹如三驾马车,驰骋在“螺丝世界”这一毫不起眼,却又不容忽视的细分制造业里。

垂直整合与超级库存的高效互动

2005年8月29日,“卡特里娜”飓风导致了美国新奥尔良地区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灾害,95%以上的电力、网络、无线通信等设施变成了一堆废墟。为了尽快恢复供电,全美进口商之一迈达斯(MIDAS)作出的第一反应是,向全球各家螺丝厂紧急求援,同步向全球各螺丝厂发出1200吨电力螺丝的订单,要求在一个月内送抵新奥尔良。

这种电力螺丝每颗重达一公斤,所有生产企业都是接到订单之后才安排生产,这样算来,仅仅生产这批螺丝就需要45天的时间,加上运输时间,最快都需要60天的时间新奥尔良才能恢复电力供应。蔡永龙告诉记者,“美国要求在一个月内送抵新奥尔良,这项近乎苛刻的要求,让许多本来有意抢单的国际业者打了退堂鼓。”

面对苛刻的要求,只有晋亿实业硬挺着“吃”了下来。

而位于浙江嘉善的晋亿实业现代化仓库中,早已经贮备了600吨这种电力螺丝;而其余600吨电力螺丝,接到订单后仅仅耗费了一周的时间即完成了生产任务。10月初,全部1200吨电力螺丝已经运抵美国新奥尔良,与其他螺丝生产企业相比整整提前了30天的时间。

这就是全球最大的螺丝制造企业晋亿实业依托信息管理与物流优势实现超级库存有效运转的杰作。

早在多年前,“螺丝大王”的蔡永龙已经在研究螺丝产品的转型升级,在思考螺丝产业的“战略转移”。那么,究竟怎么“转”?这个庞大的“螺丝王国”的出路在哪里?

“发展物流!”蔡永龙明快地说,“就是从螺栓、螺母等各类紧固件的专业化生产,向各类五金销售配送方向进行产业延伸。”目前,晋亿实业的产品在中国大陆将近有50个物流点,已形成覆盖整个长三角、珠三角以及北方地区的产品配送网络。


螺丝又称为“工业之米”。就如同经营粮食一样,螺丝制造行业也面临着规模和利润的两难选择:螺丝的单位利润微薄,必须依靠规模实现效益;但螺丝种类繁多,扩大规模必将带来大量库存,这样会占用大量周转资金,资金利用率不高,进而更加拉低利润率。

为了突破这个瓶颈,晋亿实业采取了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首先,在坚守和发扬自己在螺丝制造行业的技术优势的前提下,向上游整合原材料供应,向下游整合物流配送,利用垂直整合的成本优势打破库存瓶颈,支持库存的规模扩张;同时,超级库存的规模又可以形成极强的磁场效应,拉动销售量的提升,二者在信息系统的有效配合下形成高绩效的互动循环。

很多人都怕库存太多销不出去,但在蔡永龙的想法里面,螺丝是标准件,而且各行各业都用得到,只要管理得当,让自家仓库成为客户仓库,反而是帮客户解决仓储问题,“现在客户可以一次下单一年的量,我们每个月就来做配送。”

“现在不是靠造螺丝赚钱的时代了,晋亿实业赚的是物流的钱,赚的是管理的钱。”蔡永龙这样解释晋亿的商业模式。“生产能力再强,一包螺丝的价格仍旧不高,但若加上筛选、装配、储存、配送等服务附加价值的话,一包螺丝的身价往往可以翻上好几倍,这才是今后的主要利基。”蔡永龙解读到。

这时,蔡永龙为我们道出了选址嘉善的第二个原因,“晋亿实业选址位于沪杭铁路,302国道和大运河三线‘交汇’的嘉兴嘉善,有高速公路直通,离火车站不到5分钟车程。”并且,为了利用运河水运的成本优势,晋亿就将自己的原料库与大运河河岸直接相通,并自建三座私人码头接驳货物。

“以前,我说晋亿实业赚的不是螺丝的钱,而是物流的钱,许多人都感到吃惊,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在蔡永龙的人生经历中,有许多类似这样的采取“逆向思维”而赢得成功的例子。

把小螺丝铺到了青藏铁路

“不管在万里之外的新奥尔良,还是在海拔数千米的青藏高原,我们都能见到晋亿螺丝的身影。”蔡永龙非常自豪地说,“晋亿把我们中国的小螺丝铺到了青藏线!”

让我们回到2009年,由于全球金融危机,保持近十年持续快速发展的紧固件行业遭遇重创,成为晋亿实业国内外市场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这是我们公司投产10年来,第一次进入经营低谷。”一名公司高管坦言,“2009年,晋亿实业普通紧固件产品出口订单下降了52%,即使有订单基本上也是亏本的,开工率低于50%。”

让晋亿实业头痛的事情不仅是出口区域的需求下降,还有金融危机的冲击助长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2009年9月24日,加拿大边境服务署(CBSA)决定对原产于或出口自中国的碳钢紧固件进行反倾销再调查。同年10月14日,美国商务部(DOC)决定对原产于或出口自中国的碳钢紧固件进行反倾销、反补贴合并调查。

反倾销调查的困扰其实一直存在。当时,已经有8个国家或地区对中国紧固件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在此之前,中国大陆的紧固件企业已经数次遭到不同国家提出的反倾销起诉。

紧固件产品出口市场受阻,国内市场同样不容乐观,企业之间互相杀价竞争空前惨烈,让晋亿实业由外销向内销的转型之路布满荆棘。2009年年初,晋亿实业甚至有了让员工放长假的打算。2009年前三季度,晋亿实业亏损1200万元,而上年同期业绩是盈利1.04亿元。

内忧外患,晋亿实业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幸亏有了高速铁路扣件业务,让苦苦煎熬的晋亿实业得以扭转乾坤。”蔡永龙坦言。

2009年底,晋亿实业收到铁道部运输局的通知:他们生产的数款扣件系统通过了铁道部的上道技术审查,可上道使用。“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是一个值得我们记住的时刻。因为,这是铁道部对国内客运专线扣件生产厂家第一次进行上道认可,通过审查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入中国高速铁路市场。”一名高管兴奋地说到。

回想起晋亿实业与铁路的亲密接触,蔡永龙仍历历在目:2002年,举世闻名的青藏铁路建设项目公开招标的时候,是晋亿实业第一次接触铁路紧固件,“当时建造青藏铁路所需的铁路紧固件需要解决三大技术难题,我们进行高投入攻克了这三个技术难题后才去参加投标的,结果第二轮就胜出。”蔡永龙说。

青藏铁路因路经永久冻土地带,对螺旋道钉的要求极其苛刻:首先,耐寒性能要好,需要至少零下40度低温测试通过;其次,强度等级达到8.8级以上,高于普通铁路用的螺旋道钉,在国内还是首次使用;再次,由于高寒地区人工维护的不便,螺旋道钉、螺母的防松性能和防腐性能也大大高于普通铁路的要求。苛刻的技术要求为各竞争者设置了不小的门槛。“晋亿开发的高强度螺旋道钉及防松螺母被青藏铁路气候环境最恶劣的550公里冻土路段所采用。”蔡永龙介绍,“晋亿实业是气候环境最恶劣的青藏铁路紧固件唯一中标单位。”

让我们梳理下晋亿实业进入高铁扣件的时间轴:2002年4月,铁道部运输局批准晋亿实业为“铁道器材研发基地”;2002年9月,公司中标青藏铁道大扭矩紧固弹条I型扣件螺旋道钉、防松螺母、限位板;2006年4月,筹建晋亿高速铁路扣件生产基地;2006年8月,中标郑西及温福客运专线扣件系统;2007年12月,取得了铁道部工管中心颁发的客运专线扣件系统“自主研发考核合格证书”;2008年3月,中标宜昌至万州客运专线扣件系统……

其实,早在上市之初,晋亿实业就瞄准了我国未来的高速铁路市场,募集资金大部分被用在高强度异型紧固件上。

2006年,在国家首批高速铁路扣件系统的招投标中,晋亿实业就中标4个包件,拿到了7.5亿元的订单,获得16%的市场份额,而当时外资品牌大概占了接近50%的市场份额。

2008年,晋亿实业完成技术改造、技术开发项目6个,总投资8909.12万元,开发新产品112项,产品涵盖轨道交通、电力、工程机械、汽车、建筑钢结构、家用电器等六大系列,尤其是不断完善了高铁扣件系统各类配套产品。

2009年—2010年间,铁道部进入高铁紧固件的招标高峰期,晋亿实业已经开始分享这一盛宴:2009年11月18日,晋亿实业中标新建京石铁路客运专线、石武铁路客运专线(河北段)工程5.8亿元的F01包件。同年10月,晋亿实业与中铁三局太中银铁路吕梁山隧道项目签订了1249万元的采购合同;与哈大铁路客运专线签订了7.9亿元的采购合同;与长吉城际铁路签订了总价为570万元的采购合同;与张集铁路总承包中铁四局签订了总价为681万元的采购合同。

如果说,晋亿实业为青藏铁路提供4000万元高标准扣件是蔡永龙事业上的一个高度,那么,晋亿实业与郑西和温福高铁所签订的7.5亿元的大额订单,则可算做是蔡永龙在事业上的一个宽度。

依靠提早布局高铁紧固件业务,晋亿实业安然度过了创立10年以来最难的关口。

扎根大陆处处有机遇

蔡永龙辛苦经营多年的晋亿实业,如今成长为全球产量最大的螺丝制造商,在大陆有约50个物流点,产品配送网络覆盖整个北方市场、长三角以及珠三角。晋亿五金这个品牌,已成为同行业的一面旗帜。

“我出生在台湾彰化,但我的祖籍在大陆,根在福建,祖父于清代道光年间从老家福建泉州晋江市东石镇移居台湾,我的家族属于东石蔡氏的一个分支。”蔡永龙说。更令人尊敬的是,他给他的儿子取名为“晋彰”取两个地方的一个字,以此来教育下一代不要忘本,同时所有“晋”字辈的企业为什么不是山西的企业而以晋字命名的谜底也被揭开。

“小时候,两岸民众不相往来,但老一辈倒时常提起在大陆的根,我们更不敢数典忘祖。”与大多数台湾老一辈创业者一样,1955年出生的蔡永龙,少时家境贫苦,但他刻苦努力,不断拼搏,有着典型的奋斗者性格。

“大陆的市场广阔,机遇比比皆是,着眼长远,坚持下去,就会有回报。”蔡永龙由衷的感概。

当前,两岸关系步入大发展、大合作、大交流的新阶段,两岸经贸交流和人员往来日益频繁,越来越多的台商看好大陆内需市场,跃跃欲试。当问及蔡永龙对此有何建议时,他说:“只要你脚踏实地的去经营,讲诚信,做品牌,市场就在你面前,哪里都是一样的。”

“在大陆做事,要扎得下根,要着眼长远,坚持下去。”基于多年来对大陆市场的深刻了解,蔡永龙直言,随着大陆经济的高速发展,企业的竞争力也在不断增强,台商想要进入大陆市场,需要更为开阔的视野,更需要坚持的勇气和精神。

“小螺丝,大世界”。正因为蔡永龙的努力不懈以及精准、独到的市场策略,开创了晋亿实业的传奇,也谱写了台商勇闯大陆市场的动人故事。

“爱拼才会赢。”回顾自己的发展历程,蔡永龙言简意赅地说,这也是晋亿实业30年的发展写照。就如歌中所唱:“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摘自——寻找中国制造隐形冠军

版权作者归属:秦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