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Jim Bridwell,YOSAR机构创立者,大型岩壁教父去世

喜马拉雅登山论坛2020-10-16 06:26:46

编译:Mintina


       2月12日,Jim “The Bird” Birdwell,El Cap峰大量极具体能和心理挑战探险的带领者,发明家,作家,思想者和潮流的引领者因为丙型肝炎因其的并发症去世,享年73岁。Jim的家人相信,他的丙型肝炎很有可能与1983年首次横跨Borneo路线后,使用装备雕刻的纹身相关。

1970年,Bridwell带领刚刚成立的Yosemite山谷搜寻和救援机构进行首次搜救


       我最后一次见到Bridwell是在五年前的Ouray攀冰活动节。


       “过来,”他在一场晚间活动中命令到,这是集中装备制造者和攀岩者的跳蚤市场风格的聚会。“我给你看一个连接器。”


       Bridwell把手伸入兜内,取出如废物堆积场存放着一般的装备,带着他约30年前,看到一处锚点形状螺母前臂远见的成熟发展结果,Chouinard Crack-N-Up,RURP装备在一些情况下过大时,用于细微处的固定。


       Bridwell当时已经接近70岁,但是他似乎没有任何年龄的印记 - 即使他在看起来苍老时也一直保持着非常年轻的状态。多年阳光照射,穷困和在救援方面竭尽所能的付出让他的面容如同耕种过的土地一般。这就是说,他有着“70岁的头脑,25岁的身体,11岁的态度。” 


       Bridwell是一位工匠。他不断找寻着极限。丰富的创造力如同穿透裂缝大门的光柱一般占据着他的头脑。带着脚蹼的攀岩鞋用于插入裂缝。当这里没有裂缝时,这却成为一个美丽的意外。另外一个发明,粉袋,则得到了更大的普及。Paisley衬衫的出现令色彩鲜艳的围巾也重获新生。八字胡须显得格外瞩目,但是却没有人能够长出像他这样的胡须。 


       上世纪六十年代早期,当Robiins,Harding,Pratt,Sacherer,等人在Yosemite山谷完成部分线路之后,Bridwell便开始在这里进行开发,而其他这些人在到达生涯的定点后,很快便分开,或是继续成长,又或是死亡。


       The Bird继承了这个王国,创建了全新的游戏。这个王冠的确适合他。当他来到Yosemite山谷时,这里仅有两条5.10难度线路。当他在1980年前后离开时,这里有如此之多的该级别路线以及其他难得多的线路,他还发展了a,b,c,d的细项,并说明了其区别。


       他最为鼎盛时期的精彩路线包括Freestone,Wheat Thin,Outer Limits(Yosemite山谷首条采用双绳方式 - 安置螺栓的线路,1971年),Butterfingers。当他感觉自己太过年长而无法再自由攀登世界级路线时,Bridwell设置装备,再世界上难度最高的岩壁穿行。


       Bridwell在Yosemite山谷的声名超越其取得的成就 - 他是老派和新派之间进化式的连接,带领青年人,John Bachar,John Long,Ron Kauk,Dale Bard,John Yablonski,Dean Fidelman和其他人不断前行。年长十岁,他是父亲式的人物。“Bridwell的男孩子们,”,随后成为岩壁大师,是他旗舰上的船员,他们航行在花岗岩壁的海洋之中,攫取着珍宝。与Long和Billy Westbay一同进行了El Cap峰首次一日内的攀爬。Stovelegs线路的一次自由攀登。坚实的抓握,the Sea of Dreams路线成为他的圣殇。共有超过100次首攀。在其最为鼎盛时期,Bridwell很有可能是世界上最为出色的运动攀岩者,而他在50岁时依然在攀爬高难度路线,57岁时,他依然在El Cap峰开辟了一条全新线路。“看到开辟路线的曲线,”Long在Mountain杂志1970年代的一篇文章中写到,“他的表现无人能及。”

1975年,与John Long(拍摄者)和Billy Westbay进行The Nose线路首次的一日内攀登


       Fidelam记得1974年与Bridwell会面的情景。“我16岁,”他说到。“我遇到Largo[John Long]身处停车场。他问我,我是否有认为违禁品,让我住在Camp 4背后的一间营帐内。”


       “Jim身处内部,他们均在继续抽着我全部的大麻,这就是我与JB相遇的过程,我对于见到自己的英雄感到惊叹不已。Jim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一位父亲式的人物...我在相遇之后不久便开始与他一同攀登。我挣扎着领攀一处绳距,并对此感到泄气和尴尬。Bridwell要求我坐在他旁边,这里是一处平台区域,他告诉我,其朋友能够攀爬的难度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


       “他说到,‘我不与攀登者交友,我与人们交友。’我一直把这一刻铭记于心。”


       除去带来如同太阳耀斑一般闪耀的动力,Bridwell还为Camp 4营地带来的长发和无业的状态(他“有着对于劳动的鄙视”),成为最为早期的职业攀岩者之一,当时,世界最为顶尖的攀爬者会为你带来一根免费绳索。“我从来没有受到金钱的诱惑,”Birdwell表示。“如果我曾如此,那么事情会变得相当糟糕。”


       在岩壁上,Bridwell是一位技术性的大师,大胆,却谨慎。他鄙弃独立攀爬,说到,“我无需独立攀登,我有朋友。”


       他是一名嬉皮,但是却非传统意义上,Kelly's Heroes一书中Oddball那样的嬉皮。他是一位反对成就的人物,但是在需要时,却能够很好配合这个身份的人。


       在Yosemite山谷长期居住期间,Bridwell与John Dill于1970年一同成立了YOSAR机构,一位“真正的爱国者”。他接受,随意数目的金额,拯救一条性命,或是发现一具尸体,并“包裹”,四处收集他们作为抵押的废弃的瓶子和罐头。他无需太过。宿营没有花费。而食堂内“遍布”旅游者留下的剩余食物,抽着那些“违禁品”,捡拾那些还能再吸数口的烟屁。随后,当他逐渐变的声名显赫,他得到了骆驼牌香烟的赞助。


       受到其运动背景的驱使,Bridwell在Columbia boulder品牌的帮助下建立户外健身房,并进行训练。现在攀岩者们依然在这里锻炼。


       当Bridwell不在山谷时,他会在Squaw山谷进行滑雪巡逻,并在Tetons区域担任攀登向导的工作,一个他视作是莫扎特教授小笛一般低等的指责。他撰写书籍和文章,进行幻灯片展示,还进行了大量精彩的拍摄,为好莱坞,尤其是在Cliffhanger区域提供协助和指导。


       Bridwell的父亲,一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飞行员,之后在泛美航空公司工作,倾向于Jim跟随自己的职业规划。他的确有一段时间计划在大学就读两年时间,随后参军,得到锻炼,之后退伍。得到就读Purdue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没有入学,他却选择了San Jose大学的田径项目和心理学专业。“这里有很多疯狂的人,所以如果你可以面对这些疯狂的人们,那么你很容易找到工作。”他在一篇没有发表的文章中写到。

   

       越南战争爆发时,Bridwell在军队方面的野心却冷却下来。他决定,“不去战场,不为华而不实的独裁政府屠杀民众,”随即退学,并表示,他以后一直避免这样的规划。

       1964年,受到Maestri(现在公布的)在Cerro Torre峰攀登的激励,Bridwell全身心地投入在唯一的目标之中:亲自攀爬Cerro Torre峰。


脑中带着收获一桶金的想法,Bridwell一直在Yosemite山谷攀登,直至,如同Long写到,“Yosemite山谷和Bridwell为同义词。”1979年,Bridwell攀爬了Cerro Torre峰,沿Compressor线路,仅用时36个小时,毫无争议,这是路线首次攀登 - Maestri甚至都不屑于到达雪层覆盖的顶峰,而Bridwell必须钻入岩顶进而来到结束的顶峰区域,暗示Maestri并未通过全部的岩壁区域


       Bridwell与Steve Brewer一同在Cerro Torre峰的攀爬让其成为阿尔卑斯式登山的前沿人物,一个最为引人瞩目的成就,因为当时,他是一位几乎不会穿戴冰爪的初出茅庐的阿尔卑斯登山者...


       Bridwell,和Steve Brewer一起,于1979年进行了Cerro Torre峰Compressor路线首次阿尔卑斯式攀登。毫无争议,这是线路的首次攀爬,因为Cesare Maestri重复站在Cerro Torre峰顶端。


       结合他在运动攀岩的领先想法和他对于阿尔卑斯攀登方面的热情,Bridwell很快便首攀了Kichatna Spire峰西北壁(1979年)及The Moose's Tooth峰东壁(1981年),两座山峰均位于阿拉斯加山区。Bradford Washburn把Moose's Tooth峰的路线成为“阿拉斯加山区最后一条伟大线路,”不过,Bridwell在开辟了5,000英尺距离的Dance of the Woo-Li Masters路线之后,并不满足,于55岁的年纪再次返回,直接攀登了其初始路线急转迂回的开始部分。众所周知,在首攀Kichatna峰期间,Bridwell在垃圾袋中宿营,并挖开一个洞用于吞吐烟雾。


       John Long表示,Bridwell在沙石岩壁上出色的技巧让其通过会拒绝任何人前行的区域。在1978年与Kauk及Kim Schmitz一同首攀Watkins峰南壁Bob Locke Memorial Buttress路线的过程中,Long记得数日间持续,难以承受的炎热。


       “我们来到这处空白区域,”Long表示,“而Bridwell说到,‘混蛋,’并开始钻开钻石一般坚硬的岩石,没有任何报验,也没有说一句话。我,Kauk和Schmitz躲在背囊下部的阴影之中,我们能够看到Bridwell如同身处烤盘之上,汗如雨下。通过数个螺栓之后,他停下来休息片刻,没有要求饮水,他吸了一根骆驼烟卷。我们顶住他,震惊不已。”


       回到Camp 4营地,Bridwell的传奇故事如同营地篝火烟尘一般四处弥漫。首次横跨Borneo区域的故事,1,000英里,43日徒步,与Long及Jim Slade一起。在热带受到蚂蝗侵扰情况下的长途旅行期间,一位村落首领为Bridwell雕刻了一个Dayak纹身,他还吞咽下一只烘烤的蜥蜴,成为肠内寄生虫的宿主,当他返回家中时,虫子的尺寸一度达到热狗一般大小。当虫子被排除体外,Bridwell把其斩断,并放在烤肉架上烘烤,至少传闻是这样说的。


       1986年,Rolling Stone杂志上Trip Gabriel撰写的文章中,介绍Bridwell时说到,“给他足够的绳索。”文章并非阿谀奉承。Bridwell经常处于无业的状态,挣扎着照顾自己的妻子Peggy和他的儿子,Layton,而且太过贫困而无法重新装好被岩石击落的牙齿。Bridwell,因其创造性的特质而闻名,“装备,解开神秘性的需要,”他随后表示,根据报告,把限滑差速器带到Cerro Torre峰底部,导致他的同伴,John Bachar及Mike Graham被禁止进行攀登,不过随后他与Brewer一起完成了攀爬。


       Bridwell表示,Cerro Torre事件的说法并不正确,不过他享受这些“假设的部分,”不仅是当时,在攀登过程中从未发生这样的事情。


       Bridwell对于神秘指令和外太空世界宗教一般的相信变得具有侵占性。探索似乎始于17时,当时,他说到,他接受了玄术[炼金术,占星术等]的指令,“研究和实践控制宇宙的形而上学形态的神秘事物的一部分。”


       地球之书是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基础。据说是描写神谕的生命,地球之书是解释生命诞生,上帝和生命出现的过程,包括人类,甜食和上帝居住的有着数十亿完美世界天堂的圣经。


       在一次遇到Bridwell时,我看到他的腋下夹着这本书。这是Bridwell驾驶的汽车在一处不知名的沙漠抛锚时,出现问题,或是汽油耗尽,一位过路人送给他的书,不过我已经不记得细节。


       Bridwell整段整段地引述,带着极大的尊重讲述这些词句。他对此深信不疑,当有人对于一些事情有着对于你来说看起来疯狂的磁石般吸引力,你自己也开始相信。


       一段内容引起了他的极大共鸣,他在桌上放平为我进行展示。放下这本2,097页的书籍,他如同这里有着书签标注一般,快速准确地找到了段落。他用自己的食指指着这个段落。


       这些是谈及一个相当狡猾的话题的内容,关于人类的毁灭,具体地说就是政治,还有通向光明的道路。在Bridwell给我片刻进行消化理解时,他告诉我 - 他并没有询问 - 我并不相信上帝。“没有人去做任何成就了的事情,”他说到。


       父亲的时光最终敲开Bridwell的大门,在他最后的数年时间里,他安于自己作为导师的角色,而非活跃的攀岩者,在自己位于加利福尼亚州Palm Desert区域的家中撰写了大量令人惊叹且奇妙的文章,他说到,“这里有两个季节,冬季和地狱。”


       在众多的攀登话题中,Bridwell写到关于YOSAR机构的创立和一贫如洗的公园流浪汉的经历,不过,他涉猎范围更广,写下了19,000字的关于自己政治信仰(相当饱受,颇为奇怪),地球起源,人类的进化和命运的专著,尽管最后一个部分相当简单的总结就约占19,000字。


       你可以说他写下关于自己所见事物的预言,与他在岩壁上想象的线路一样,并不显得那样遥不可及。但是这对于其他人来说却内隐难见。


       这一点,他争论到,“当人们考虑到预言时,决定一件事情准确发生的时刻几乎无法找到,”他写到。“这就如同衡量一个物体在宇宙中移动的准确路径。在你测量的一刻,物体依然在运动。”


       The Bird,太多可以考量的事物。

u       Jim Bridwell - 攀登简历


       1963年 - Northeast Buttress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Higher Cathedral Rock岩壁

       1964年 - 5.10a难度North Buttress线路,Middle Cathedral Rock岩壁,首次自由攀登

       1965年 - Entrance Exam线路, 美国Yosemite山区Arch Rock岩壁,与Chuck Pratt,Chris Fredericks和Larry Marshik一起

       1967年 - East Face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Higher Cathedral Rock岩壁,与Chris Fredericks一起

       1967年 - South Central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Washington Column峰,与Joe Faint一起

       1968年 - T-riple Direct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El Capitan峰,与Kim Schmitz一起

       1970年 - New Dimensions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Arch Rock岩壁,与Mark Klemens一起

       1970年 - Vain Hope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Ribbon Falls瀑布,与Royal Robbins和Kim Schmitz一起

       1971年 - Aquarian Wall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El Capitan峰,与Kim Schmitz一起

       1972年 - Nabisco Wall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The Cookie峰

       1973年 - Straight Error线路,Elephant Rock岩壁

       1974年 - Freestone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Yosemite Falls瀑布Geek Towers峰

       1975年 - Wailing Wall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Tuolumne Meadows地区(美国第二条5.12难度路线),与Dale Bard和Rick Accomozo一起

       1975年 - Pacific Ocean Wall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El Capitan峰,与Bill Westbay,Jay Fiske和Fred East一起

       1976年 - Gold Ribbon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Ribbon Falls瀑布,与Mike Graham一起

       1977年 - Bushido线路,美国Yosemite山谷Half Dome峰,与Dale Bard一起

       1978年 - Sea of Dreams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区El Capitan峰,与Dale Bard和Dave Diegelman一起

       1978年 - Zenith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区Half Dome峰,与Kim Schmitz一起

       1979年 - Southeast Ridge线路,阿根廷Patagonia山区Cerro Torre(Compressor路线),与Steven Brewer一起(Cerro Torre峰采用阿尔卑斯风格的首次攀登)

       1979年 - Northwest Face线路,美国阿拉斯加山区Kichatna Spire峰,与Andrew Embick一起

       1981年 - Zenyatta Mondatta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区El Capitan峰,与Peter Mayfield和Charlie Row一起

       1981年 - Dance of the Woo Li Masters线路,美国阿拉斯加山区Ruth峡谷The Moose's Tooth峰东壁,与Mugs Stump一起

       1982年 - 尼泊尔普木日峰南壁线路,与Jan Reynolds和Ned Gilette一起(冬季)

       1987年 - The Big Chill线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Yosemite山谷Half Dome峰,与Peter Mayfield,Sean Plunkett和Steve Bosque一起

       1988年 - Exocet线路,难度VI 5.9 WI6,Patagonia山区Cerro Stanhardt峰东壁,与Greg Smith,Jay Smith一起

       1989年 - Shadows线路,难度VI 5.10 A5,Half Dome峰,与Cito Kirkpatrick,Charles Row,William Westby一起

       1989年 - West Face线路(难度VI 5.11b),El Capitan峰(自由攀登)

       1999年 - Oddysey线路,法国阿尔卑斯山区勃朗峰山脉Gran Capucin峰,与Giovani Groaz一起

       1999年 - The Useless Emotion线路(难度VII 5.9 WI4 A4),美国阿拉斯加山区Ruth冰川The Bear's Tooth峰,与Terry Christensen,Glenn Dunmire,Brian Jonas和Brian McCray一起,1999年5月3日 - 21日

       2001年 - The Beast Pillar线路,美国阿拉斯加山区Ruth峡谷The Moose's Tooth峰,与Spencer Pfinsten一起



信息来源:Duane Raleigh,Natalie B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