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胜家”缝纫机

网信天津2019-04-19 09:04:40

今天为您带来

“缝大头”大有来头

——记藏品“胜家”缝纫机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这是唐代诗人孟郊所作《游子吟》诗中流传最广的几句。它形象地描绘了一位慈祥的母亲用双手一针一线地为远行的游子缝制衣物,细密的针脚里都饱含着爱与不舍,从客观上也反映出当时社会人们所穿的衣服都是手工缝制的。直到18世纪中叶,欧洲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缝纫机的问世,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


1851年,一位名叫列察克·梅里瑟·胜家的美国人发明了一种代替手工缝纫的机器——缝纫机。这个革命性的发明被英国当代世界科技史家李约瑟博士称之为“改变人类生活的四大发明”之一。它以机器代替手工缝纫,解放了妇女的双手,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力,同时也见证了工业发展的历史。


1853年,“胜家”公司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博会上拿到第一个奖项为世人所瞩目,自此,历届世博会上都有它参展的身影。到19世纪末,胜家公司的年产量就达到了135万台,被称为“缝纫机之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缝纫机制造领域里,"SINGER"一度成为世界优秀缝纫机产品的代名词。“胜家”以向人们展示改良的技术面貌和新鲜的缝纫方式为荣,并成功运作跨国 公司,将西方缝纫技术传入中国,是较早进入中国的西方工业产品之一。

缝纫机最早何时出现在中国已无从详考,但在清同治、光绪年间,随着洋务运动的开始,以李鸿章为代表的洋务派打着“自强”的旗号开始走出国门,引进西方的机械设备和技术开办军事工业。1869年,李鸿章访问英国,归国时就带回了一架镀金的胜家缝纫机,作为礼物送给慈禧太后,让老佛爷着实欢喜了一阵,后来末代皇帝溥仪送给皇后婉容一台胜家缝纫机,可见当时它在中国还是一件稀罕物。为此英国媒体还报道了此事,胜家缝纫机能够打进皇宫深院,成为太后和皇后的宠物,也让胜家公司赚足了面子。

到了1872—1900年间,英、美、德等国商人在上海设立的缝纫机销售点就达数十家,胜家缝纫机公司更是在香港设立“中国总办事处”。为了推销产品,当时上海的《申报》刊登了一则晋隆洋行“成衣机器出售”启事,这也是我们今天所能找到的缝纫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资料是一则广告:“新到外国缝纫机数辆,每辆洋价50两,欲购请来本行接洽。”而当时这家洋行经销的就是美国胜家公司(当时叫做辛格公司)产品。公司还以较高的报酬雇用中国女工,经培训后让她们带上缝纫机沿街表演,向市民介绍缝纫机的操作方法,很快胜家缝纫机就在上海成为众所周知的先进制衣机器。


作为舶来品的缝纫机,起初被叫做“铁车”、“洋机”、“针车”等,而“胜家”是英文姓氏“Singer”的音译,在英语里,其意为“唱歌的人”或“歌唱家”。因此在我国早期确实有人把“胜家”缝纫机翻译成歌唱家缝纫机。从中文寓意来讲,“胜家”又包含着“胜利、兴盛、发家”的祝愿,本身就重视家庭观念的中国人对这个名字感到亲切而又吉祥,又由于它与皇室发生了渊源,从此胜家公司和胜家缝纫机在中国大地叫响。

在王福喜的机床博物馆,也收藏了很多型号、年代不一的缝纫机,但是作为最得意的一件缝纫机收藏品,馆主特意把它放在了博物馆醒目的入口处。这是一台19世纪的胜家缝纫机,可以算是目前馆中最老的一件展品,距今已经有近200年的历史,是一个家族传了三代的藏品。这件脚踏式缝纫机高1.2米左右,中间有一块1.5平米大小的面板,把面板翻出来摊开,就成了一个连在机身上的加长缝纫台,方便剪裁操作。整台机子保养得很好,针头、轮轴和螺丝等部件光滑依旧,两侧精美的铁支架,镂空的铁踏板,玲珑的悬梭,机台下附有小抽屉,用以存放机针、梭心、线和常用小工具,设计可谓匠心独具。在机身的每个主要部件上都镌刻着“SJ”即胜家的缩写,每个细节都在讲述一种古老的优雅与精致。


说到这个展品的捐赠过程馆长王福喜感慨颇多,他说:“提供这件藏品的老先生辗转找到了我,告诉我家里有一台老物件,希望我能替他好好保存”。原来老先生家族曾是满清后人,他的祖父当初东拼西凑花了100多块大洋从外国人手里买下这台缝纫机,依靠它来制鞋作为全家人的衣食来源。它经历了三代人,跨越了三个世纪,是目前本市最古老的而且能正常使用的制鞋缝纫机。在“文革”期间,如果谁家有舶来品,是要被扣上“崇洋媚外”的帽子的,因此老先生费了很大周折才将这台老缝纫机保留下来。通过报纸得知王福喜在做收藏后,老先生不顾自己年迈多病的身体,通过公安、街道,辗转了一大圈亲自找到了他。老人说自己年岁大了,后人们也都不再从事制鞋的生意,这台缝纫机便闲置下来放在阳台上,但它毕竟是见证了一个家族三代人的打拼生活,承载了太多苦难或温情的记忆,老人怕将来保存不好,特意要找到一个懂它、珍惜它的人永久地收藏,也算给这台立下汗马功劳的缝纫机一个满意的归宿。老人临走的时候,再一次转动了这一台陪伴了他一生的“老伙计”,“老伙计”发出熟悉的“嗡嗡声”,仿佛是在依依不舍的告别。两行清泪顺着老人消瘦的面颊无声地流淌下来,这熟悉的声音穿越时空,把他又带回儿时的记忆中,对于老人来讲这恐怕是有生之年最后一次转动它了……


对于一个痴狂于四处收集机床的人来说,能有人把这样一台古老的机器亲自找上门来,且不说它的价值大小,王福喜真是幸运的,这台缝纫机也是幸运的,老人是幸福而无憾的,从此这台古老的缝纫机有了一个俏皮的昵称:“缝大头”。也正是因为这些收藏背后的故事,这些感动的瞬间,坚定了王福喜将机床收藏做下去并免费向公众开放的信念,这也是他赤子情怀的淋漓彰显。


罗曼罗兰说过:“艺术是一种享受,是一切享受中最迷人的享受”。而机械设备这些革命性的发明则使人类的智慧、灵感和创意变为现实,让人类生活更加美好。


王福喜,就沉浸在这样的享受和幸福之中。


东丽网信办供稿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瑞士小型钟表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四尺皮带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立式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多功能精密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八尺皮带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捷克万能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瑞士T200精密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万能自动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瑞士铲齿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车挤压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日本精密仿形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法国无级变速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德产自动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仪表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回轮式六角车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德国摩擦压力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德国精密坐标镗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苏联精密坐标镗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德国仿形铣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瑞士钟表卧式万能铣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进口德国铣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瑞士精密铣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瑞士万能铣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德国万能工具铣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美国立式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瑞士牛头刨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双轮摩擦压力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日本外圆磨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天津平面磨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英国冲压式压力机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日本精密投影仪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瑞士精密电火花机床


【网信文化】《会说话的机器》之德国万能精密齿轮检测仪

网信天津

传递指尖正能量

唱响天津好声音

点击
阅读原文
进入网上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