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五十载 薪火永相传——东风汽车有限公司通用铸锻厂建设50周年特别报道一

东风汽车有限公司通用铸锻厂2018-06-13 10:08:49


风雨五十载     薪火永相传

今年,东风汽车有限公司通用铸锻厂(20厂)迎来了建设50周年,它是东风公司旗下首先迎来建设50周年的专业厂。50年来,几代通用铸锻人薪火相传、同心戮力,融入汽车行业,融入铸锻行业,他们积极进行技术创新、市场开拓、改革发展,企业发展不断进入新境界。50年的奋斗与追求,50年的光荣与梦想,50年的历史值得被铭记。今天报道的是二汽铸造筹建组组长邱顺泰的口述历史,还原20厂的建设过程和当年投产时的场景。

邱顺泰(二汽铸造筹建组组长,曾任二汽通用铸锻厂专务厂长)

邱顺泰为通用铸锻厂建设50周年写诗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公司1965年12月24日有关包建二汽的通知精神,二汽的通用铸锻厂和铸造一厂、铸造二厂、化油器厂均由长春汽车分公司(一汽)的铸造分厂包建。1966年9月1日,一汽铸造分厂调出30余名干部,加上借用长春汽车工厂设计处(现机械工业部第九设计院)20余名工程技术人员,组成二汽铸造筹建组,由王玉泉、邱顺泰负责。


通用铸锻厂的建设跟随二汽建设几经波折。1966年10月,老营会议决定通用铸锻厂建在红卫大炉子沟。1967年4月1日,通用铸锻厂机修车间在大炉子沟破土动工。但是,二汽还面临厂址问题上的争论,大炉子沟建设没能继续下去,筹建组大部分人员在长春推进工厂工艺设计的准备工作。


讲起选址旧事,邱顺泰言语中难掩当年的忐忑。从负以重任,到破土动工,再历厂址之争,当年的关键会议、备选地址、参与的领导人,桩桩件件,邱顺泰都牢记在心。1968年3月,邱顺泰来到十堰,从此扎根车城,参与和见证了通用铸锻厂的建设。



第一炉铁水铸造毛主席像章


一直到1969年1月,通用铸锻厂是继续在大炉子沟内建设还是另择厂址的问题终于有了定论,定在周家沟。建设指挥部将通用铸锻厂列为先上马的重点,尽量提前建成投产,以便为二汽全面开工建设提供条件。可那时的周家沟有什么呢?只有先前22厂(设备制造厂)建的几间小办公室,大量的建设工作等着大家。


1969年3月16日开大会,要求通用铸锻厂尽快出铁水、出铸件,向党的九大献礼,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要铸毛主席像章。既然方向有了,大家就开始分工,我负责模型,陈国柱负责材料,马根生、白清诚负责炉子(实际上陈国柱负责冲天炉设计制造,马、白二人分工如何尚未确认)。毛主席石膏像是我去五堰供销社买的,也就是现在的五堰商城那块儿,好热闹的地方,当时就是一排土房子。毛主席像可不能自己造,得用石膏像来做模型。


我前几天刚把当时的设计稿画了一份:毛主席像上方环形写着“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九个大字;下方环形排列九颗五星,寓意党的九大胜利召开;再下方就是底座,写有“通用铸锻厂”。


石膏像和设计方案有了,我就开始做模型。毛主席头像、字、五角星都是凸出来的,那模型就得做凹模。我先翻了石膏凹模,再用木头凿凹模,还是很有难度的。同时,熔化炉和铁块也在紧急筹备当中,时间很紧,炉子用的是简易炉,这从老照片还能看出样子来。


1969年3月26日,我们开始第一次铸造。我提前用木头雕刻一个凹模,但是木模的缺陷很明显,没有金属模耐用,所以有了铁水就要立刻翻金属模。26日第一天铸造就做了两个像章,成功做出了金属模。27日,第二次开炉,有了金属模,大家一口气做了16个像章。当年的心情啊,紧张、激动,木模是我一手雕的,我就跑去亲手浇了铁水,心想这铁水浇下去一定要万无一失。


铸件拿出来,先看正面,很好,没有不到位的地方,该凸出的地方都凸出来了。清理打磨之后,大家还要装饰。底色选用红油漆,毛主席像、“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九颗五星都是涂的金色。金色用的是铜粉,当时没条件用金粉,不过无论如何,像章看上去端庄大气。


1969年3月28日,红油漆和铜粉都上好了,铸件很精致,向党的九大献礼任务完成得很圆满。听到消息的单位都想要一个毛主席像,18个像章,我们送出去了16个、只留了2个。


“穿裤衩戴雨帽”,边建厂边生产


你看现在的十堰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这树都是二汽人种的,当年周家沟是光秃秃的,一根能盖房子的木头都没有。我们要用木头就要去牛头山砍,大家也不说什么工种了,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干,不会干就跟着别人学。到了冬天没有煤炭取暖,就自己砍了木头、挖窑烧炭。1969年9月起,我烧了100天炭,足足一万斤,元旦才回到厂里。


烧炭期间还发生了件让我至今难忘的事儿。当时,我烧炭那个窑在房县的山里,有天夜里我开完会往回赶,远远就听到咚咚咚的声音,感觉很奇怪。后来走近了看到人影,就听见伙伴喘着粗气儿喊我:老邱啊,刚有个金钱豹来了,我们敲桶敲盆把它吓跑了。我吓得一大跳,害怕得很,心想我一个人在外面,万一撞上那野兽,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如今想想也是不可思议,大家天南海北的,有人会挖窑,有人懂烧炭,这事儿竟叫我们干成了。


当时物资匮乏,但建设的脚步是不能拖的。我们有个口号叫“穿衣戴帽搞生产”,就是说车间的墙盖到一米高,有个房顶遮雨就开始生产,大家都说“穿裤衩戴雨帽”。车间没有能力生产大件的时候,就生产小件,干人力能干得动的件儿。


我记得当时的木模车间,干打垒把“裤衩”盖起来、上面搭了棱台瓦,里面一半生产、一半生活。工人们铺个席子、拉个帘子就在里面生活。后来全国各地的工人都快速涌入了,如果不这样做,大家都没有地方安顿。


边建厂边生产、先生产后生活,就这样,一个个车间盖了起来。1970年3月,我们迎来了第一台桥式天车,这才有了铸大件的能力。


铸钢车间的第一个大件足足12吨,两个天车配合才完成翻身的动作。那次是要做个冲模件,用来生产汽车前覆板的毛坯;我们的产品交给25厂用、生产出毛坯来,再供应给车身厂,最后再供应给整机厂。这也很能体现出通用铸锻厂的特点,基础的基础。


12吨不是小数字,当时冲天炉的功率才3吨/小时,我们又调来了一台电炉一起熔化铁水,最后单是浇注都用了半个多小时。放到砂箱之后,保温冷却都用了一个多星期。当时的砂子没有现在的砂子好,透气性不足,那样的大件温度要均匀地降下来很是花费时间。


我们的工人智慧多


木模车间也很厉害,当时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的。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有一场全国范围的模型工竞赛,前两名都是我们通用铸锻厂的。是谁拿的奖记不得了,这道工序不需要了,木模车间现在已经没了,可这奖在当年都是骄傲啊!


最后建起来的车间是修锻车间。修锻车间“雨帽”还没盖好时,就需要承担生产任务了,工人还露天干过几天活。现在进车间看,大家觉得熔化、浇注岗位很热很辛苦,其实这份辛苦还比不上修锻。熔化、浇注的热都是阶段性的,最多十几分钟。修锻不一样,要一锤一锤地敲,一敲就是好几个小时,整个过程都离热源很近。


1973年夏天,我在修锻车间当党支部书记,接到一个很难得的任务。有个专业厂进口设备的时候,没有买底脚螺栓。当时大家对这些进口设备认识不足,可能就想着螺栓能有多难,我们自己可以造。哪知道回来后才发现,那个螺栓净长度都有足足六米,铸件毛坯得七八米,我们的炉子都没有那么长。


当时我和李茂华搭班子,他是车间主任,我们俩就琢磨,推是不能推的,只能想办法。保温和退火都是难题,工人修锻敲打的时候不能让那边铸件凉了,六米的铸件温度不控制好会开裂,就没法用了。我们还叫了车间老师傅一起想办法,最后决定修锻的时候,差不多四六分——大头藏在炉子里保温,小头在外面锻打,少就打得快,打完了再换方向;退火是焊了四个模子连在一起,准备了一堆生石灰,用来保温。


基本上一个螺栓要忙活一天,锻打后的螺栓韧性更好、可靠性更高。底角螺栓要做四个,我们前后做了五个。其中有一个报废了,因为生石灰没盖好,冷却不均匀。但换个角度想,这四个好螺栓上了,那台好贵的进口机器才能开始生产,才没有造成更大浪费。


当时修锻车间用水量很大,没有大水箱很不方便。有天,我们在山上看到一个废弃的油罐,装水的话能装好几吨。我们一商量,决定拉回来。但是油罐好沉,怎么拉?我们修锻车间就组织起来,用滑轮、用天车、用滚钢。主要还是要靠指挥,所以我和李茂华主任都参与了,小心翼翼地把油罐给运回来了,才算是彻底解决了作业用水难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