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场乡村实践的跋涉】从东南到西南——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参加楼纳国际高校建造大赛

东大建院团学联2019-06-13 08:54:01


关闭

竞赛介绍

【作为“楼纳国际山地建筑艺术节”的重要组成部分,“首届楼纳国际高校建造设计大赛”将在中国贵州黔西南州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落地,这不是一次生硬的建筑“植入”,而是山峦田野间的文化“絮语”,是与当地文化的“交谈”,也是一次与现代性与地域性的“对望”。

此次大赛诞生于中国乡村复兴的背景下,将邀请国内外建筑院校师生针对楼纳的山林、田野等进行自然建筑学的探讨,同时对建筑师如何介入乡村复兴进行反思与尝试。首届楼纳国际高校建造设计大赛以“露营装置”为主题,是一次以“竹”为材料的设计实践,力求使建筑系学生在从设计到建造的过程中,加深对材料、形态、空间、结构的理解与认知。】(来自UED)

方案介绍

六月底,竞赛启动。东南大学代表队由十位研一、研二的同学和三位指导老师唐斌、周霖、薛力老师组成。建造组经过二十天紧张的讨论、深化、组内评选,最终从兼顾建造难度和建筑形式的角度出发,选择了沈宓与何朋同学设计的“空纳万境”付与建造。

方案源起苏东坡的诗句“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大冲四面环山,仅靠一段300m长的溶洞与外界沟通。溶洞是与外界的联系所在,在充当连接职能的同时,也扮演着一个吐纳风景的发生器的作用。建筑处于山峦环绕的中轴线上,如同群山背景下活动发生的舞台。这是一个直指自然风光的装置,是连接人与自然的场所。


方案效果图

其次, 由竹其内腔之“空”延伸,确定了“通透”的空间特质,并使其两个端口、四面朝向具有明确的景观导向性。与其强调自身的存在感,不如后退成为景框,以“空”而容纳无限的可能性。从搭建的思路出发,本方案最大化了竹材的特性。基于对结构体系的分析,以最简的形式发挥了竹拱的抗压能力;围护面则使用了麻绳与竹蔑编织,以期呈现原始质朴的质感。


方案效果图


方案平面图


同时,在确定最终形式的过程中,充分吸取了当地布依族传统头饰——更考。“更考”以竹笋壳为骨架,蜡染布缠裹而成,形状近似长长的簸箕。本装置提取了“更考”头饰的特色,使形式更加具有传统韵味。


方案意向

楼纳开赛

1 建造节开幕

楼纳国际高校建造大赛于2016年8月2日在中国贵州义龙试验区顶效镇楼纳村广场隆重开幕。作为“2016年义龙楼纳国际山地建筑艺术节”的重要组成部分,首届楼纳国际高校建造大赛为期20天,以“露营装置”为主题,由来自海内外的23支知名建筑高校代表队共计180余人参加大赛。

本次大赛由贵州省义龙试验区管理委员会主办,由CBC (China Building Centre)、贵州省楼纳建筑师公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担任协办媒体,由竹境竹业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是一场以“步履乡村”为方式基于乡村的微创作。这次大赛以设计的力量为基础,以一种轻柔的姿态介入乡村,是对乡村复兴新型模式的一种探索,也是以学术的眼光聚焦乡村文化,以建筑艺术力量进行乡村建设的一次实践。

东南大学代表队开幕式合影

2 各高校选址

在唐斌、薛力、周霖三位老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位于大冲的建造节基地选址。整个建造基地位于山谷中,四面群山环绕,唯一的进入道路需要经过一段300米长的涵洞。山谷中央是一大片呈长形的葡萄园地,自南向北、由高至低倾泻而下。葡萄地周边是一条环路,联系山谷入口及周边农家。

多数高校将基地选在了山丘和植被掩映下的环路外围,而我们则一眼相中了山谷中央开敞的地势低处。该地位于道路起始处,山谷中轴线的尽端。更重要的是,基地前后对望所看到景致都是形似马鞍的山峦,与我们方案屋脊优美的弧线相得益彰。而这一绝美的风景也对之后实施方案的深化和改变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基地总览

前期准备

1 方案深化与预搭建

方案确定后,我们开始集中攻关各个节点问题、并采购材料在学校进行预搭建。始料未及的是,在操作中我们发现,如想在弯曲竹材时同时保证其结构强度,需对整竹高温加工定型。而仅凭我们自己的加工手段,无法完成弯拱这一最核心的构件。

而此时距离实地建造的时间所剩无几。我们同时准备了plan B简支方案,以直线构件取代弯拱。在预搭建中也取得了良好的进展。对于关键的基础部位的节点,我们决定采用球头杆端轴承,以连接倾斜构件与钢基础。一方面,可活动和拆卸的轴承使得预制-拼装-安装变得可能,也容纳了建造过程中的多余荷载;同时,也使得建筑充满了建构的美感。


2 实施方案优化

楼纳的建造开始后,与当地施工专家进行的最后方案沟通中,我们了解到弯拱可以在工人的帮助下完成。然而与简支方案相比,弯拱方案仍然充满了种种不确定性。为此,师生们经过了反复的结构优化和慎重考虑,最终决定采用最初的弯拱方案,并为此奋而一搏。


师生与专家挑灯夜谈施工方案

考虑到基地选址的情况,我们对立面进行了优化。出于对环境的对景关系以及道路关系的考虑,我们将原本仅两端开敞的通道状的长向立面,也向南北两侧山峦打开,形成四面通透的格局以最大化地呼应环境。而建筑处于山峦环绕的中轴线上,如同群山背景下活动发生的舞台。立面弯拱的内部呈现出通透的特质,并在两翼给予遮蔽。

3 材料预加工

由于大冲基地的施工条件十分有限,我们希望能够在楼纳大本营完成最大程度的材料预制和初步拼装,以减少现场的工作量。建造组兵分两路,一部分同学深化基础图纸,完成楼纳加工地和大冲之间的交接工作。另一部分同学则着手备料,深化构件图纸,精确到每一根构件的尺寸和每一个开口位置。

备料

备料完成后,在楼纳广场进行初步楼板结构的拼装。楼板以位于中轴线上的一道底拱支撑,以鱼骨辅助支撑。经测试,简单的结构依然可以承担五人以上的荷载,将拱的结构特性发挥到了最大。

楼板结构完成

4 工作之余(出游)

在工作之余,师生们在主办方的组织下前往考察了贵州历史遗存村落与人文自然景观,雨布鲁村、南龙古寨、万峰林等。贵州传统民居多为干阑式,依附山势布局精巧,令人流连忘返。

南龙古寨

现场搭建

1 材料运送

我们的方案耗材相对较少的,在数量和规模上也不算庞大,然而在运输中我们确实打了一场“遭遇战”。进入大冲建造基地唯一通路,仅有一条长达三百米的涵洞连接。这条由人

工开凿出来的涵洞高三米,宽两米五左右,最大仅容农用货车通过。我们预先装配好的楼板结构宽度达到了三米四,无法借用农用货车运送,只能人力搬运。另一方面由于楼板长度也很长,在几个比较狭窄的弯道位置也不得不被卸下来搬运。凭借大家的努力最后我们也完成了任务。


师生与村民合力搬运材料通过涵洞

2 基础制作

实施方案的基础比较简单,首先是在关键的四个角和四边中点打下钢管,由于土质松软,还要在钢管周围砸进石块以增强基础的承载力。接下来,在钢管上焊接钢梁,槽钢焊接成“田”字形以增强基础的整体刚度。然后将预先切割出角度的钢管焊接在四角和长轴的中点位置,这些地方是竹构件与基础连接的重要位置。

3 开始搭建

搭建过程,我们的搭建步骤并不复杂,可是面临的技术上的难点却一点不简单,在大家的努力下我们一点点地克服了这些困难。

第一步是将支撑楼板的底拱敲进连接基础上的钢管。师生全体上阵完成了这项“奠基仪式”。这算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合力将底拱插入基础钢管

第二个步骤是竖立两翼人字斜撑并安装楼板。首先以球头轴承连接基础钢管与竹斜撑,并辅以喉箍固定竹子防止开裂。接下来安装楼板结构,先将一根次梁穿过两侧人字斜撑并固定角度,再将主要受力传递结构的主梁架与其上,并以鱼骨梁与底拱连接;后安装第二道主梁与楼板次梁,是为支撑楼板荷载的结构。

虽然事先钻好了孔洞,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误差的存在还是重新打了好多洞。最终也还是顺利完成了楼板结构的安装。


基础位置节点

第三步是将立面拱安装到预先开好的槽口内,同时用螺栓和麻绳加固处理。


安装立面拱

最困难的部分就是上大梁。由于屋面起翘与楼板架空的缘故,两翼最高点距离地面五米左右。一方面需要人力保持梁不发生形变,同时需要站在高处现场钻孔,以螺栓将梁的两端固定在斜撑顶部,整体的难度很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首先有意识地将斜撑向内推高一些,用张紧的绳子拉结两侧斜撑顶端,这样在安装完成后随着绳子绷紧导致的斜撑的细微沉降,大梁能够起到应力的作用。在整个结构安装完成后再移除顶部的绳子。

最惊险的莫过于帮工师傅站在高处打孔的时候,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最后还是完成了这关键的一步。


主体结构完成

前文提及我们在深化方案的过程中,出于环境因素的考虑而修改了方案。最终我们在编织表皮的时候有选择的留出了拱的部分,而将竹篾编进了帆拱的位置。

与此同时安装楼面,事先准备好的竹片用气钉固定在楼板次梁上。最终,我们的作品呈现为一个山峦背景下,位于整个山谷中轴线上的景框,呼应着大冲的层峦叠嶂。



围护结构基本完成

最终成果


手工编织的节点与装饰

后记

离开楼纳以后,大冲那里的情况总令我们牵挂,担忧着黔西南喜怒无端的风雨。短暂的二十天的旅程让我们学到了太多太多。

我们的作品其实包藏了许多野心。最大限度地发挥竹子的特性是我们设计的核心,利用其作为结构构件的特点在我们的作品中得到了相当充分的展现。利用竹子弯而不折的特性,我们在力的传导上做了别致的设计,这也是我们不同于其他方案之处。弯曲的屋脊,有力的斜撑,鱼骨一样的楼板结构构成了整个竹构建筑的叙事。它清楚地传达了竹子的意蕴和内涵,而非仅仅作为造型的构件,使其流于平庸。

这是一次不甘寂寞的挑战!我们挑战了自己脑海中惯常的思维,我们也做到了。然而缺陷也是存在的。源于基础加工条件的限制,挑空的楼板的结构存在一定的挠度,不得不说这是稳定性上的一个遗憾。对于结构技巧性的强调也导致了落地时的缺憾,这可能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不过对于每个人而言,最终的结果都是令人欣喜非常的。

竹子用作建筑材料,在近几年时间突然蹿升上了热度。东南大学本科建造作业以及研究生的乡村建造实践课题,都不约而同的使用了竹子作为建造材料。本次的楼纳建造大赛可谓是竹材加工与建造技术的大观园。弯折、切割、劈篾,传统的技艺、现代的构件,无不令人

眼前一亮。当我们真正看到这些工艺的时候,才发现最初的设计和构想充满了天真幻想。只有熟悉竹子的特殊加工工艺,才有可能做出合理的设计,否则一切的设想都是天方夜谭。薛力老师曾谈到,民间的竹构建筑鲜有弯曲的做法,而到了建筑师手中,竹子弯曲的特性则被充分发挥。这一方面得益于建筑师独特的建造眼光,另一方面在工具的革新背景下,实现这些特点变得更加容易。竹子本身作为一种建造材料,呈现出更多的可能性。

楼纳的风土能够容纳竹子,也有机会传承竹构的工艺。竹子容忍度高,易于传播。黔地和浙江的竹材天差地别,却也能在建筑中和谐共处。随着物流的发展壮大,既然浙江的竹能够在楼纳使用,那么当代的乡土实践中,材料的选择方面是否都不再是一个问题?当然,乡建不仅仅关乎材料,经济、人文等等都是左右的因素。这次楼纳之行改变了我们对乡村的认识,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乡土实践会迎来不一样的春天。

对于我们——“未来的建筑师们”,也许今后难再有亲手搭建作品的机会,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看到自己的设计落地。但“空纳万境”会如同一面明鉴,提醒着设计之于我们的意义。


文/张浩然 沈宓

图/沈宓 (部分图片来自UED)



点击关注“中大院”微信平台获得更多信息


记录真实 发现美好





获取更多东大建院相关资讯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东大建院团学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