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滦蒸汽机观光园探幽】龙号机车之谜

唐山市旅游局2019-03-25 16:34:19



开滦蒸汽机车观光园探幽

金达站在大修后的龙号机车旁

龙号机车是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是由开平矿务局工程师金达设计并主持建造的,地点在开平矿务局的修理厂车间,时间是1881年。

这台机车也叫中国火箭号,中国火箭号的名称,是开平矿务局总工程师白内特的夫人为纪念史蒂芬逊诞辰100周年而命名的,这在金达的书里有据可查。而龙号机车的名称是后来怎么叫起来的资料,目前发现可考的早期文献,是1930年4月24日,李治(英国人,时任京奉路和北宁铁路工务处长兼总工程师)在唐山工学院作报告时称:“唐胥铁路是1881年6月9日开始铺轨,并使用已制成的龙号机车”。这是目前发现的最早叫龙号机车的文献资料。

最早的龙号机车图片

关于龙号机车的建造过程,金达在《华北的矿山及铁路》一文中这样写道:“自1880年冬季开始,在修车厂车间,一辆经我特别设计的机车在悄悄地修建,使用的是可以弄到的废旧材料:锅炉取自一轻型卷扬机,车轮是当旧铁买进的,而车架则用槽铁所制,取自唐山矿一号井竖井井架。6月9日(1881年),在乔治·史蒂芬逊诞生100周年之日,白内特(R.R.Burnett,当时的开平矿务局总矿师)夫人敲下了第一颗道钉,并将机车命名为‘中国火箭号’(Rocket of China)。随后,机车投入日常运行。”

金达故居的龙号机车模型

从1881年至1991年的100多年间,关于龙号机车即中国火箭号是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的说法,几无争议。唯一令人迷惑不解的是1937年之后,龙号机车突然失踪,去向不明。  “龙”号机车退役后曾存放在北京府右街的交通陈列馆,当时还可以生火行驶,以供观赏。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日本军队侵占北京,该馆迁移到和平门内一条胡同里,以后这台中国制造的第一辆机车便离奇地失踪了。有人曾猜测,是日本人故意损毁破坏中国带有龙标的工业文物,妄图在侵华战争中灭绝中国的所有传统文化。还有人猜测,是日本军队将龙号机车炼钢铁造军火了。这两种猜测都和1937年的抗日战争有关,但都缺乏有力的证据来印证它。这台机车到底到哪里去了,是何人将它弄走的?至今仍是一个谜。

坐落在唐车厂院内的“中国火箭”号

(“龙”号)机车模型.

1991年之后,龙号机车又有了第二个谜,说这台镶着龙标的机车并不是中国最早的蒸汽机车,那个被称作大飞轮的机车才是中国最早的机车,那台机车才是中国火箭号。这种说法源于台湾雄狮出版社1977年出版的一本《摄影中国》图片集。在这本书的161页,出现了全书唯一的一张火车头照片,台湾研究中国铁路的专家吴小虹先生对这张照片做出了如下评论:“这张照片所附说明是约1880年摄。请仔细看一下,在这张照片之中,机车一端那具简单的挂钩式连接器,并未配备足以提供充分动力的煤水车或水柜煤箱,因此仅能供作及其短程行驶之用途。再加上车后端(或前端)所连挂着,乃是装配着小而简单轮子的矿石用小斗车,可以断言:它非但不是开平铁路最早的1号、0号机车,更不可能是开平后来购进的大马力机车,甚至也不可能是任何其他能行驶在干线上的铁路机车。而最值得注意的是,车旁站着两位外国军人所着军服式样属20世纪初,也就是1900年八国联军时期,英国陆军的冬季制服。因此以之来研判,此一古照片只有可能是摄于其所描述的大约20年之后”。当时,这张图片在台湾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大飞轮机车

然而1991年,人民铁道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中国铁道一百年》的画册竟然也将大飞轮机车照片与龙号机车照片摆在一起。而且,两张照片共用一个笼统的说明:“中国最早制造的蒸汽机车”。这个说明对于研究第一台蒸汽机车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此后,关于谁是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的说法便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中,有一种说法最为可笑,说什么大飞轮机车模样简陋、原始落后,应是中国最早的机车。按照这种逻辑推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原始落后的小煤窑,恐怕也要被戴上中国最早煤矿的皇冠,真是荒谬至极。有铁路史专家曾批评道:“这张照片频繁地被引用,及登载在各式各样的出版品及论文专刊之上。演变到后来,有人自作聪明硬是把它推上了‘中国第一辆机车’的宝座。照片年份上的错误说明,误导并拼凑出有问题的结论。有不少错误的史事就是循着类似途径,被记载在我们的史书之上。而研究学问者惯常性的疏于考证就迳行引用,每每扮演了误写历史推手的角色而浑然不知,是尤其不幸的事”。

否认龙号机车是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的主要原因是出现了大飞轮机车,那么,搞清楚大飞轮机车的来龙去脉,不就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了吗。后来有一些人从大飞轮机车的车轮、机车的基本结构、从英国军人的服饰、车上中国人的衣帽等特征进行分析,找出了与金达所述的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的不同之处,但仍没有拿出这台车来自哪里,是什么时间建造的有力证据。

英国朋友皮特最近给我传过来一封英文电子邮件,是他十几年来关于大飞轮机车的追踪研究情况介绍。皮特在这个文件中所展示的研究成果,是具有突破意义的重大发现,应该说关于大飞轮机车的真相已经被揭开。原来这个丑陋的家伙,是1900年制造出来的怪胎,它的出现,就像《西游记》里六耳猕猴使孙悟空蒙受了委屈一样,使龙号机车是中国第一的地位受到了不应有的质疑。

坐落在铁道部环行试验段龙号机车的模型,

成为该段标志。

皮特说,他曾在1998年参观英国军事博物馆,在翻看档案文件时发现了属于英国印度军队的一本相册,是由第六贾特轻步兵团的麦卡锡中校约在1901年编纂的。在麦卡锡的相册里,有这张奇特的大飞轮机车的原版照片,这张照片没有标注。

更重要的是在这本相册里还有两张机车残骸的照片,画面上显示的是一个损毁的机车棚里有至少七台损毁的机车的残骸。从照片上看,显然是有人已经移动了机车残骸两组车轴和车轮,还有一堆机车残骸的发动机机架,不管是谁移动了这些轮子和铁架子,他们一定是有特殊目的。如果他仅仅是想收集这些废金属,他为什么不移动其他部分呢?显然,这是为拼装机车做准备。

开滦博物馆陈列的用煤精制作的龙号机车模型

皮特还曾买过一些1901年名为“关于华北帝国铁路”的美国国会文件,他在研究时也有所发现。这些文件是在中国的英国军队高级指挥官和外交官发送给英国外交部的,在这些文件中详细记述了英国皇家工兵部队的行动以及他们在镇压义和团运动之后的任务。在这些文件中,皮特还了解到,在1900年9月5日,由斯特克率领的一支英国皇家工兵队到达丰台,在那里,斯特克报告说铁路的铁轨和车站已经完全被损坏了。在丰台,英国皇家工兵部队开始着手使用所有能用的材料铺设铁路线。此外,斯特克上尉的官方日记的引文中,描述了他的英国皇家部队是如何在1900年9月初从北京到丰台的,在丰台,他的部队“修复了天津到北京的铁轨”。斯特克补充道“这项工作很艰难,因为中国人完全拆毁了整条铁路线,拿走了所有能拿的东西:枕木、螺栓、鱼尾板、钉子等等,只留下了铁轨”。

1900年丰台站附近的机车残骸.

皮特在香港大学的图书馆也有重要发现,在那儿,他看见一本由法国军队卡梅伦上尉1902年在巴黎出版的法语出版物。卡梅伦在义和团运动期间曾被派到中国,为了执行军事侦察任务用气球拍了空中照片。在这本出版物里,有一张照片是柯克里尔0-6-0坦克机车和一个煤水车,这些机车用于1900年或者1901年初在卢沟桥周边进行的铁路修复工作。

在照片里的机车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特别的十辐车轮,并且在“大飞轮”机车上出现的占三个辐的平衡器也清晰可见。这些可以得出结论,“大飞轮”机车上的轮子就是从被损毁的比利时柯克里尔机车上分离出来的,这种机车是在1897年8月派送到中国的。

北京到天津的铁路沿线是由多国军队修复的,1900年9月初英国皇家工兵部队已经开始在丰台和卢沟桥附近铺设铁轨了。由于在丰台的所有机车都被损毁了,英国皇家工兵部队在1900年末临时用机车残骸的零部件拼凑了一个临时机车。一个可移动的蒸汽发动机和锅炉用在了这个机车的上部,机车的框架、轮轴和轮子是来自损坏的柯克里尔0-6-0坦克机车,这个机车被用于铺设丰台周边的铁轨。

 后来,皮特又联系了在英国查塔姆的布朗普顿兵营的英国皇家工兵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的馆长提供了英国皇家工兵部队的日志,这也就最终证明了这台机车是由英国部队的Tinkham中士在1900年12月利用在义和团运动中损毁的机车的零部件在丰台交汇处制造的。这个作为新机车动力设备的发动机曾在颐和园用于发电。

日志记载着:“这个框架和轮子是来自在丰台铁路枢纽被义和团运动破坏的机车的零部件。没有提升装置。为了使框架符合机车的上部结构,用凿子和大弯轨器割短了6尺。

颐和园的抽水机和大飞轮机车对比图.

这个发动机是一个老的固定的单缸发动机,最初是用来在颐和园发电用的。他被安装在割短了的框架上并用螺栓固定上。车钩杆被安装在了两边的惯性轮上。这些连接杆是由长锚杆制成的,也是来自丰台的那些破坏的矿车。缺乏回动装置,当发动机后退的时候不得不用扳手将椭圆形的车钩改变。没有气压表。

因为它的外观不美观,这台机车因此被称为‘Grasshopper’(蚱蜢、蝗虫的意思)。

这台独特的机车在北京的铁路线上顺利的运行了三个月,之后其发动机卸下来送到了天津,用于抽水”。

综上所述,这台机车是1900年底左右在丰台拼装起来的,蒸汽机是一台曾在颐和园使用过的设备,车轮和框架是从机车残骸上拆下来的零部件,机车拼装起来后,用于修复被义和团破坏的铁路。

这就是这台“大飞轮”机车的来历,感谢皮特先生十几年来的追踪研究,揭开了“大飞轮”机车真面目,为龙号机车之谜解开了一个谜底。

可是,有的人面对着这些事实,仍然坚持认为中国第一台机车是“大飞轮”机车。面对着照片里1900年英国军人的着装,竟然说:“由于金达1900年前后正在统辖北京到山海关的关内外铁路总局任职,,而该铁路线上原有的大部分机车已被俄军掠走,由金达设计的这第一台怪物机车,才不得已在捉襟见肘时调到线路上来”。这真是一个大胆的分析,只是没有任何根据。还有人面对着金达和有龙标的机车合影的照片,用车身上的挂钩是1887年之后才有的,来否认这台机车的第一地位。而车身上的龙标和中国火箭号的英文字母,以及编号no1的标示,他们却避而不谈。其实,这张照片和最早的龙号机车照片是有一些区别的,烟筒和车钩都有了变化,而这些变化是机车大修之后产生的变化,我们可以说这张照片摄于1887年之后,但却不能否认龙号机车诞生于1881年的历史。

其实,“大飞轮”机车照片在中国大陆现身后,并被称为中国第一台机车的时候,人们就质疑它的真实身份。因为它的车体上没有中国火箭号的英文标示,也没有龙的标示。从现在发现的照片看,龙号机车最早的照片和大修之后的照片都有这些标示,特别是金达站在龙号机车旁的照片,更是有力地证明了龙号机车的历史地位。金达离开中国的时候,机车厂的包工头孫锦芳组织制作了一台小巧玲珑的龙号机车模型,上面有龙的标示和中国火箭号的英文标示,目前,这台龙号机车模型陈列在英国金达故居。

现在,全国许多地方都陈列摆放着龙号机车模型,如开滦博物馆里按原大尺寸复制的龙号机车模型吸引了众多游客在这里拍照留念,用特大煤精雕制的龙号机车模型,更是成为该馆的镇馆之宝;坐落在铁道部环行试验段龙号机车的模型,成为该段标志;坐落在唐车厂院内的“中国火箭”号(“龙”号)机车模型成为该厂的重要景观;2004年4月,龙号机车模型还被安放在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引青园内的唐榆铁路旧址上,永久向游人展出。这些,无不显示了中国人深深的龙号机车情结。

我们期盼着在将来能解开另一个谜,龙号机车到底在那里?(本文作者:杨磊)


来源:开滦博物馆



严正声明

未经官方授权,其他媒体或个人不得私自转载或抓取本公众号信息。如若发现信息不实、不全等,对我局造成负面或不良影响,将予以追究相应责任!

TangShanTourism

新唐山  心体验

唐山,想不到的美!

立足京津冀  面向海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