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视,必有温情

佛系时区2022-07-09 01:08:24

若是一座城市里住着你所爱的人,你没法不热爱这座城市。

——榛生《私酿》



Part

1

前几天去学校车棚骑车,突然发现自行车横梁上放水瓶的架框被人偷了,这可真是个让人可笑又可气,可歌又可泣的故事。

想要做成这件瞩目的大事,需要以下几个充分必要条件:

1在校学生且拥有能打开车棚大门的学生卡。

2一把能和我自行车内六角螺栓严丝合缝的螺丝刀。

3一个夜深人静,渺无人烟,能曲径通我车的时机,加之如履薄冰,低腰敛手,成熟老练的犯案手法。

一定是特别的缘由,才会让这么一位思维缜密的天之骄子对我的五价之宝情有独钟,也可能是想要教我人间哪有真情在,能偷五块是五块。

学生受教了。这位妙手空空的前辈可能还是我学弟,可我还是要尊称一句空空老师。师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无情无义,金钱至上,手法之高明,师道之高尚。

你有你的手法,我有我的胸怀,现实我们老死不相往来,梦里却可以相亲相爱。

你告诉我说:我们不偷不抢,我们只是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拿走,并放置在它应该存在的地方。

这可真是不生产,只做搬运工。

空空老师的师德在于:做了一切恶心人的事,却恶心不到自己,仿佛一个武学泰斗凝神定气,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

学生不才,宁可晒二手的阳光,也不愿夜幕时出手,破晓前收网。花五块钱买空空老师一个前途无量,自凭本事做人渣。



Part

2

小时候家里比较穷,但我想吃什么妈妈总会给我买,却又控制我吃的数量,有一次我不够吃,就用空空老师的方式去商店里又拿了一份,也许是我不够幸运,也许是我没有空空老师的天分,也许是我学艺不精。商店的阿姨发现并告知了我的母亲。然后我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两点一线式挨打。两点指的是我的屁股和我妈的手,一线指的是一根粗皮带。

被打到屁股里可以塞一只口红,我严重怀疑那次挨打阻碍了我长高!!!从呜呜咽咽到泪如雨下,每一鞭的疼痛都让我哭声直上,待到受刑完毕后又抽抽泣泣。然后我妈又抱着我一起哭,那时候我总在想,挨打的是我,疼的也是我,你哭什么!





Part

3

  我妈是一个比较难懂的人,她总是教育我勤俭节约,却又在我买手表,手机等奢侈品时从不吝啬,高考结束后,我妈给我买了一个5S,那时候5S刚出,算是比较好的了。

我妈对我说:我不想你比别人差。

我一直用到了现在,历经五年!

去年我想买一块手表,就跟我妈说我下个月能开2000块钱,你再给我补一点,我买块表被。

我妈说:买就买个好的,差多少钱跟我说。

在家的时候我总跟她说一些我每个阶段的想法(最早的是研究城乡差异化从中获利;前一阵在商场工作发现一个女士带着一个狗被撵出商场,想到现在的人视狗如命,想着开一家人和宠物共餐的欢乐餐厅)

我妈就跟我说:你一天眼高手低的,不好好学习净想这没用的。给予我各种打击。

从我小姨那里却听到我妈嘴里的我是一个浪子回头,让她满心欢喜的儿子。

她从不夸奖我,内心却早已非常骄傲。

五一回家的时候,我跟我妈说我有一个喜欢的女生。

我爸凑过来,长的好看么,身高咋样啊!

我妈说:你都快毕业了,天南海北的,肯定成不了,又搭上你的时间,现在应该以工作为主。你可别给我找对象,找了也别带回来,我可不给钱!

有一次我在厨房做饭,听到我妈对我爸说:儿子将来一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她不让我找对象,却比谁都希望我有一个幸福的家。




Part

4

我每天晚上和室友取夜市溜达(也是为了走路减肥)。其实挺喜欢夜市的喧闹,每一个小贩都卖力的吆喝,每一种食物都那么引人注目。

昨天晚上路过我常去的那家菜市场,虽说没什么可买的,也还是走了进去,和叔叔阿姨寒暄了几句,阿姨和叔叔知道我快毕业了,让我离校前去他家吃顿饭。我买了几根黄瓜就走了。

叔叔阿姨对我特别好,我今年过年没回家,每天来买菜,都是按少了算,还要请我去他们家吃年夜饭。

人啊,总是要知世故而不世故,历圆滑而留天真。所以我总是在叔叔阿姨不在奶奶在的时候按多了算,美其名曰:留下我下回来给我抹零。

我无法对这藏污纳垢的社会视而不见,却可以做到心向美好


有请陈独秀通知发言